<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秦時羅網人

        正文 第十四章 師哥,你在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讓人給小黎找了一些書籍,洛言和焱妃便是走了出去。

            &;&;&;&;焱妃開口詢問道:“夫君,這少女究竟是什么人?”

            &;&;&;&;她還從未看到過自己的夫君對某個人如此上心,甚至耐心和對方閑聊了這么久,至于被美色所誘,一個少女還不至于,何況,焱妃對自己的夫君有信心,他的夫君不是那種人。

            &;&;&;&;“傳說中,九天玄女看到蚩尤與黃帝大戰落下一滴眼淚,而這滴眼淚便是小黎佩戴的項鏈,那項鏈蘊含著神力,真正的神力!

            &;&;&;&;洛言表情很認真的對著焱妃說道。

            &;&;&;&;原著里,靠著這滴眼淚的神力,小黎化作女戰神,解放小貔貅的龍魂之力,砍翻了那么大一只的兵魔神,最終自己也因為神力散盡煙消云散,不過那幾分爆發的力量著實恐怖,至少干翻蓋聶、衛莊等人是不成問題。

            &;&;&;&;這也是洛言給東皇太一準備的禮物,若這老東西最終不講武德,那就別怪他動用龍神之力了!

            &;&;&;&;為了守護這片大地的安寧,洛言相信小黎和小貔貅不會吝嗇自己的力量。

            &;&;&;&;當然,還得靠洛言三寸不爛之舌慢慢忽悠。

            &;&;&;&;不過以秦國發展的方向,只要小黎多看看,應該會明白,何為正確的道路,說服她壓根不是問題。

            &;&;&;&;日久生情不是嗎?

            &;&;&;&;只要是智慧生物,都會有感情。

            &;&;&;&;“夫君怎會知曉這些?”

            &;&;&;&;焱妃看著洛言,不解的詢問道。

            &;&;&;&;洛言伸手牽住她的手,輕聲的說道:“因為我曾經見到過,也許是夢中,也許只是泡影,不過它終究是真實存在,就和你我一樣,既然如此,那便只能選擇相信,放心,我會處理好一切的!

            &;&;&;&;說著,他摟住了焱妃的腰肢,看著她溫柔的眸子,在其嘴唇輕輕啄了一下。

            &;&;&;&;“恩~”

            &;&;&;&;焱妃點了點頭,靠在洛言懷中。

            &;&;&;&;洛言輕撫她的長發,心中有著一份柔情,哪有人真的無情,時間久了,夫妻之間的責任便會成為牽絆,彼此的聯系,永遠也無法斷絕。

            &;&;&;&;……

            &;&;&;&;屋內看書的小黎似乎察覺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洛言和焱妃離去的方位,眸光微閃,有些遲疑:“這股感覺究竟是什么,為何如此熟悉,莫非與女神有關系?”

            &;&;&;&;她輕撫自己脖頸處的項鏈,對此事并不確定。

            &;&;&;&;因為焱妃給她的感覺有些熟悉,可那股熟悉感又不足以讓她回想起什么。

            &;&;&;&;畢竟她只是一道執念所化。

            &;&;&;&;大司命站在門口的位置,掃了一眼屋內的少女,冷艷的眸子閃過一抹狐疑,她同樣搞不懂,為何洛言和這名神神叨叨的少女如此熟悉,兩人的對話有一部分外人根本聽不懂,仿佛天書一般。

            &;&;&;&;不過有一點她可以確定,這個少女對洛言很重要。

            &;&;&;&;那家伙一向無利不起早。

            &;&;&;&;……

            &;&;&;&;……

            &;&;&;&;高樓屋檐之上,狂風呼嘯。

            &;&;&;&;逼格滿滿的衛莊坐在其上,灰白色的長發亂舞,魁梧的身姿說不出的霸氣,單手矗立鯊齒,目光冷酷的看著遠處,聲音低沉的說道:“樓蘭、龍魂、兵魔神、蚩尤劍……看來帝國也在走向腐朽,竟然開始追尋這些東西,可笑!

            &;&;&;&;白鳳保持自己俊逸的姿態,站在一旁,接茬道:“麟兒說此事已經確定,那呂老伯便是樓蘭的使者,并且他手中就掌控著龍魂,而且其本人也是一位機關術的高手,除此之外,還得到一個有趣的消息,你應該會感興趣。

            &;&;&;&;蓋聶背叛秦國的原因!

            &;&;&;&;“……”

            &;&;&;&;衛莊冷漠的看向了白鳳,一言不發。

            &;&;&;&;白鳳聳了聳肩膀,沒有在此事上撩撥衛莊,輕聲的說道:“蓋聶背叛秦國是因為一個孩子,而這個孩子就在此地,甚至與那位樓蘭使者有關系,不出意外,他應該會出現在這里,咱們不算白跑一趟!

            &;&;&;&;衛莊眼中瞬間浮現出一抹駭人的精光,冷聲的說道:“確定嗎?”

            &;&;&;&;“麟兒做事,你應該清楚!

            &;&;&;&;白鳳輕笑道。

            &;&;&;&;整個逆流沙,就麟兒不喜歡浪,做事穩得一筆,深得衛莊看重。

            &;&;&;&;“這個孩子的來歷查清楚了嗎?”

            &;&;&;&;衛莊沉吟了片刻,詢問道。

            &;&;&;&;白鳳知道衛莊的意思,輕聲的說道:“應該不是蓋聶的,這個孩子是個孤兒,來歷暫時不確定,公輸仇那邊都沒有準確的消息,麟兒也未曾查到什么,想要知道真相,也許只能從蓋聶身上著手,亦或者找那位櫟陽王,他應該知道一些東西!

            &;&;&;&;聞言,衛莊的情緒有些糟糕。

            &;&;&;&;若是為了其他事也就罷了,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師哥竟然為了一個孩子,一個不是他的孩子。

            &;&;&;&;他的師哥可真會開玩笑。

            &;&;&;&;堂堂鬼谷傳人,他腦子里究竟想些什么!

            &;&;&;&;放了自己鴿子不說,如今更是否定了自己,放棄了自己曾經追尋的一切,背叛自己的信仰!

            &;&;&;&;簡直愚不可及!

            &;&;&;&;衛莊握緊了手中的鯊齒,緩緩起身,氣勢暴戾狂霸,冷聲說道:“那女人回來沒?”

            &;&;&;&;“她在搜尋藥物,這里有不少奇特的藥材,你知道的,她對這些一直很感興趣!

            &;&;&;&;“通知她,有任務了!

            &;&;&;&;衛莊冷漠的說道。

            &;&;&;&;白鳳點了點頭,至于明珠夫人來不來,那就是對方的事情,他只負責通知。

            &;&;&;&;。。。。。。。。。。。。。

            &;&;&;&;城鎮北邊有著一片空曠的區域。

            &;&;&;&;四周的環境極為惡劣,甚至看不到多少綠意以及房屋,只有一些泥土堆積而成的小土堆,以及廢棄的木料。

            &;&;&;&;在一處極為荒涼的平緩地帶,有著一座小木屋坐立中央,門戶緊緊的關閉著,充滿了一種詭異的平靜,除了風卷而過的聲響再無動靜。

            &;&;&;&;如果有人從高處往下看的話,就會發現,這四周一些隱蔽的地方躲藏了許多黑衣人。

            &;&;&;&;人數不少。

            &;&;&;&;似乎都在盯著這間普通的木屋。

            &;&;&;&;突然,一名少年從遠處跑了出來,步伐迅速,很快便是來到了木屋前,抬起手便是用力的捶打了幾下,叫道:“呂老伯,你在不在,是我,天明!”

            &;&;&;&;大門緊閉了一會兒,直到天明準備離去,大門才突然開啟,緊隨其后,一條青銅材質的機械手臂將天明拉了進去。

            &;&;&;&;屋內,無數機關手臂揮舞,各色各樣的武器直接看傻了天明這個小朋友。

            &;&;&;&;“你怎么來了!我不是讓你最近一段時日不要來這里嗎!”

            &;&;&;&;呂老伯看著天明,頓時皺眉說道,同時啟動機關,將四周開啟的機關手臂關上。

            &;&;&;&;輕呼一聲,天明跌落在了地上,一臉懵逼的摸了摸腦袋,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無辜的看著呂老伯,小聲的說道:“呂老伯,這些是什么?”

            &;&;&;&;看著這些收起來的機關手臂,他一臉好奇,顯然對這些充滿了興趣。

            &;&;&;&;哪有男人不喜歡這些東西的。

            &;&;&;&;“天明,現在不是玩鬧的時候,我這里現在很危險,你不該來!

            &;&;&;&;呂老伯沉聲的說道。

            &;&;&;&;“??”

            &;&;&;&;天明一臉茫然的看著呂老伯,他本想過來和呂老伯聊聊今天遇到的事情,卻不曾想到呂老伯這邊也出事了,頓時開口詢問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呂老伯一臉凝重,顯然不愿將天明牽扯進來,不過就在他準備將天明送走的時候,門外卻是傳來了打斗的聲音,動靜很大,頓時讓他趴在了門口位置,通過類似于貓眼的孔洞觀望了起來。

            &;&;&;&;只見原本空蕩蕩的平地突然多了幾道人影,為首的男子雙手交疊壓著一柄長劍,身上的黑金色長袍隨風舞動,眼神冷漠且可怕,宛如絕世兇獸一般,只是站著就令人心生畏懼。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身姿飄逸的白衣青年以及一名妖媚無比的高貴女子,他們站在一旁,與數十位黑衣殺手對峙。

            &;&;&;&;“衛莊?你敢插手帝國的事情?!”

            &;&;&;&;為首一名羅網統領認出了衛莊的身份,目光警惕,冷聲的質問道。

            &;&;&;&;衛莊卻是看也不看對方,直接無視,雙目看向了大門的位置,似乎與孔洞之中的眼睛對視在了一起,下一刻,執劍便是走了過去,既然確定了自己師哥要的是什么東西,那事情就很好解決了。

            &;&;&;&;蓋聶既然選擇躲藏,那便將他逼出來。

            &;&;&;&;“刷~”

            &;&;&;&;數名羅網殺手直接攔在了衛莊身前。

            &;&;&;&;衛莊眼皮輕顫,嘴角浮現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根本沒有與對方廢話的想法,周身氣勢暴漲,手中鯊齒劍直接出鞘,伴隨著一道金紅色的劍芒劃過,兩道人影直接被砍飛了出去,根本擋不住他暴起的一劍。

            &;&;&;&;“嗡~”

            &;&;&;&;手中鯊齒輕顫,宣泄著那股暴戾嗜血的劍意。

            &;&;&;&;“不想死的就讓開!

            &;&;&;&;衛莊冷漠的掃視全場,淡漠的說道,隨著話音落下,手中鯊齒緩緩平靜了下來,劍意內斂,到了他這個境界,對此早已經能收放自如。

            &;&;&;&;羅網殺手一個個盯著衛莊,卻沒有人讓開,他們現在要是讓開了,迎接他們的只會是任務失敗,而羅網之中,任務失敗的下場也是死,這是一條鐵律,從未更改過,哪怕換了一個老大。

            &;&;&;&;“衛莊,你很強,但你也不見得能將我們全部殺了,等援軍到了,便是你逆流沙覆滅之日!”

            &;&;&;&;為首的羅網殺手冷冷的說道。

            &;&;&;&;“聒噪~”

            &;&;&;&;衛莊冷哼一聲,身形猛然暴起,手中鯊齒宛如一道極光,一閃而過。

            &;&;&;&;宛如瞬移一般,人直接出現在了對方的身后,手中鯊齒劍氣縈繞,不沾一滴鮮血。

            &;&;&;&;開口的羅網殺手雙目睜大,手中長劍直接斷裂,同時斷裂的還有他的脖頸,下一刻,整個人軟軟的跪在了地上,鮮血溢出,死狀極為凄慘。

            &;&;&;&;“沒事惹毛這個家伙做什么~”

            &;&;&;&;明珠夫人掩嘴輕笑了一聲,妖媚的眸子惋惜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殺手,隨后輕輕一踏地面,一股濃郁的紫色毒霧蕩漾開來,開始清場,所過之處,無一不是全身麻痹,癱軟在地。

            &;&;&;&;玩毒,她已經玩出花樣了。

            &;&;&;&;畢竟她以往的試驗品都是洛言這種級別的。

            &;&;&;&;白鳳此刻已經拉開了數百米之遠,目光警惕的看著這個女人,眉頭緊鎖,只因為明珠夫人的毒不分敵友的,自己人也毒,除了她自己沒事,其他人中招了可不好受。

            &;&;&;&;這一點,隱蝠很有經驗。

            &;&;&;&;自從得罪過明珠夫人,隱蝠往日里可沒少被明珠夫人欺負,拿捏的死死的,有時候甚至生不如死。

            &;&;&;&;衛莊倒是沒有動彈,他修煉的內息有一定抗毒的作用,只要屏蔽內息與外界的聯系,可以抵御明珠夫人的毒,當然,期間決不能受傷,也不能與明珠夫人有肢體接觸,不然必定中招。

            &;&;&;&;看著明珠夫人清場,衛莊也沒有說什么,緩步向著木屋走去,他對弱者沒有興趣,盡管鯊齒不挑食。

            &;&;&;&;可小魚小蝦終究沒意思,吃起來一點味道也沒有。

            &;&;&;&;“刷~”

            &;&;&;&;長劍揮舞,兩道劍氣直接將木屋的房門給崩碎了,同時屋內無數的機關手臂再次升起,防備對著衛莊等人。

            &;&;&;&;操控這些的是一位老者,他眼神銳利,一身灰袍,銀須飄揚,眼角深邃的紋理透露出歲月的風霜,此刻正防備的看著衛莊,顯然聽說過衛莊的名頭,畢竟鬼谷傳人的名號,混江湖的沒有不知道的。

            &;&;&;&;前些年,呂老伯也在中原走動過,直到找尋到龍魂。

            &;&;&;&;“那孩子呢?”

            &;&;&;&;衛莊看了看空蕩蕩的屋子,眼神瞬間陰沉了下去,盯著呂老伯,冷聲的質問道。

            &;&;&;&;天明……呂老伯眨了眨眼睛,萬萬沒想到對方是為了天明而來,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剛才可是將龍魂交給了天明,希望他能帶出去,可眼下這人卻盯上了天明,以天明的實力如何能逃出去。

            &;&;&;&;“看來這里面有密道~”

            &;&;&;&;明珠夫人看了看屋內奇特的機關手臂,打趣道。

            &;&;&;&;衛莊對此毫無興趣,目光看向了白鳳,他此刻只對那孩子有興趣,只要找到那個孩子,必然可以找到自己的師哥,至于所謂的樓蘭以及傳說,他現在毫無興趣。

            &;&;&;&;師哥才是他的一切,他手中的鯊齒早已經饑渴難耐。

            &;&;&;&;白鳳身形一閃,便是前往四周搜尋天明的下落。

            &;&;&;&;明珠夫人則是打量著呂老伯,隨后看向了衛莊,打趣道:“你就不好奇這個傳說是真是假?”

            &;&;&;&;“我只看到了麻煩!

            &;&;&;&;衛莊冷漠的說道。

            &;&;&;&;他雖然不怕秦國以及洛言等人,可毫無意義的招惹麻煩,這也是極為愚蠢的行為。

            &;&;&;&;何況,這個傳說是真是假還沒有確定。

            &;&;&;&;些許消息又能證明什么,追求這些毫無意義。

            &;&;&;&;話音落下。

            &;&;&;&;衛莊轉身離去,他要找他的師哥。

            &;&;&;&;明珠夫人倒是沒有離開,眸光流轉的盯著呂老伯,她很清楚,洛言很看重這老頭子,等會肯定會過來,她得將昨晚未完結的事情再繼續下去,一次哪夠啊,都沒有溢出來~

            &;&;&;&;呂老頭被這個女人盯得渾身發毛。

            &;&;&;&;ps:今天沒了,晚上存稿,十五號有活動,保底兩萬五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