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大明:我,朱元璋皇兄,大明臥龍

        正文 第二六六章 對大明帝國好奇的斯圖亞特王朝皇帝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明顯。

            &;&;&;&;朱元璋讓一眾人主動遞交退休申請。

            &;&;&;&;不想歐陽倫自盡后,朱標卻又突然因頭疾暴斃,不得不暫緩下來。

            &;&;&;&;等朱標的喪事結束之后,卻一個遞交退休申請的都沒有,就只有大明宰相李善長‘為了朱元璋的天威’,主動遞交了退休申請。

            &;&;&;&;而一眾淮西勛舊的驕兵悍將,原本以利益關系跟皇長子朱標綁在一起還沒有什么可怕的,&;畢竟上頭有皇長子殿下罩著呢,更還有一個駙馬都尉在臺前。

            &;&;&;&;如今歐陽倫自盡了,皇長子殿下也頭疾暴斃而亡,可謂真正的連根拔起,一網打盡!就連大殿下都死了,陛下還會顧忌什么?

            &;&;&;&;但一眾人卻依舊不愿意退位,干脆便又聚集在胡惟庸的府上,&;準備一眾人抱成一團,這是要干什么?誓死反抗嗎?

            &;&;&;&;便就仿佛要奪眾人的飯碗,眾人自然誓死反抗,可如果沒有挖大明帝國的墻角,沒有欺君枉法,沒有禍害百姓,朱元璋自也沒有借口逼一眾人退休歸養去。

            &;&;&;&;現在關鍵問題是,一眾驕兵悍將的頭子,向那胡惟庸跪倒叩首是什么意思?要另立江山了嗎?向那胡惟庸表效忠了?自己只需要一句話,就能斬了那胡惟庸,一眾人到底怎么想的。

            &;&;&;&;于是緊接。

            &;&;&;&;隨著時間過去,朱斌自也沒興趣做什么奸臣了。

            &;&;&;&;一人突然進府稟道:“啟大人,外有胡惟庸胡相國,攜禮前來拜見!

            &;&;&;&;攜禮?那胡惟庸都當上大明帝國宰相了,還來給自己送禮?

            &;&;&;&;朱斌一怔,卻知道那胡惟庸離死不遠了,此時想拉上自己干什么?于是也不由好奇道:“都攜了什么禮?”

            &;&;&;&;朱府,自從來沒有什么下人,就是是下人也是錦衣衛的密探,&;或者內廠的密探,當然自不是監視朱府的,反而是監視朱府之外,以防有人打朱斌的主意。

            &;&;&;&;密探立刻恭敬道:“屬下看不出來,可以看出胡相國是想結交大人!

            &;&;&;&;朱斌一沉吟,如果是一開始的話,還有興趣陪這些人玩一下,至于眼下么,玩一玩倒也無妨,于是沉吟一下,便直接道:“嗯,請他進來吧,還有不管送什么禮,也都直接收下!

            &;&;&;&;密探恭敬一禮:“是,大人!

            &;&;&;&;于是緊接,因為不熟,這一次卻就只是私下認識一下,胡惟庸則借口什么土特產,&;也是真的土特產,朱斌則沒有興趣巴結其所謂胡相國,反而擺個讓其看不懂的架子。

            &;&;&;&;便就仿佛三國時期的諸葛亮大才一般,也的確可與那諸葛亮相比,甚至超過那諸葛亮。

            &;&;&;&;而胡惟庸也絲毫不生氣,仿佛將次當成了三顧茅廬,這不過是第一顧的試探而已。

            &;&;&;&;只不過不同的,朱斌并沒有學諸葛亮裝逼,反而是送什么禮都來者不拒。

            &;&;&;&;沒錯,我之所以不貪,是因為你們沒有拉上我一起啊,當初駙馬爺殿下你們要拉我一起的話,肯定我現在也跟你們是一伙的。

            &;&;&;&;然后緊接。

            &;&;&;&;朱元璋也不禁來了興致:“那胡惟庸,真去拜見二哥了?”

            &;&;&;&;二虎恭敬一禮:“去了,不過屬下不好打探,只知道那胡惟庸送的禮,大人全都照單收下了!

            &;&;&;&;朱元璋點點頭道:“嗯,二哥一直的愿望,就是做個大奸臣,現在雖然有些晚了,但也終于算是有了機會。倒是有點意思,他們終于是想起二哥了!

            &;&;&;&;二虎再宮禁一禮道:“還有,李善長在杭州武王府納了一個小妾,就只有十八歲!

            &;&;&;&;朱元璋不由眉頭一皺:“好好的一個姑娘,豈不是讓他一個糟老頭子自糟蹋了?”

            &;&;&;&;二虎繼續:“回陛下,那十八歲的小妾,也,也是內廠的密探。而且為了避免被那李善長糟蹋,那李善長現在也已經‘不行’了,是那名密探主動要求去的!

            &;&;&;&;朱元璋一嘆:“內廠的密探,也是咱自己的人,不能虧了自己人。你傳一下內廠那邊,李善長那個小妾,要好好補償一下!

            &;&;&;&;二虎也微激動道:“是,陛下,到時那名密探,定然感激陛下。還有哪些驕兵悍將,如今也都排著隊的往‘大人’府上拜禮,是那胡惟庸吩咐的,此時那胡惟庸正在杭州為李善長賀喜!

            &;&;&;&;杭州城。

            &;&;&;&;吳王府上。

            &;&;&;&;胡惟庸也正一臉喜色道:“屬下巡視徽、浙二省,半道聽說恩公大喜,便急忙打馬趕來,務必給恩公磕個頭啊!

            &;&;&;&;胡惟庸也呵呵呵呵:“好好好,大伙都快來見一下,這位就是我常給你們提起的,咱大明帝國當朝宰相,胡惟庸胡大人啊!

            &;&;&;&;頓時一眾的杭州城官員也都再不由拜倒:“參見胡相!參見胡相!屬下拜見胡相!”

            &;&;&;&;同一時間的西方斯圖亞特王朝一個大殿內。

            &;&;&;&;杰克斯派洛也正被拷在一張椅子上。

            &;&;&;&;一名,頭上戴著卷毛的假發,又肥胖如豬之人在侍衛的護送下,正走向杰克所在的大殿:“那大明帝國的太子殿下,還有駙馬都死了?”

            &;&;&;&;身旁一人立刻恭迎道:“并非是太子殿下,只是皇長子殿下,那大明帝國卻是秘密立儲制,究竟立的誰為太子,就只有那大明帝國皇帝知道!

            &;&;&;&;而說著便就走進杰克被拷著的大殿,肥胖如豬之人不由皺著眉看杰克斯派洛一眼。

            &;&;&;&;身旁一人立刻問道:“你是杰克斯派洛?”

            &;&;&;&;杰克立刻糾正道:“你忘記加上船長兩字了,這位是誰?”

            &;&;&;&;一旁的貴族也立刻糾正道:“這位是羅伯特·斯圖亞特公爵,神圣落馬帝國大公爵,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蘇格蘭聯合王國,包括你在內的統治者,大英帝國斯圖亞特王朝羅伯特二世國王陛下,就是與那大明帝國皇帝相比,身份也可以平起平坐!

            &;&;&;&;不想杰克聞聽,卻認真的想一下,搖搖頭道:“沒聽說過,不過那位大明帝國的皇帝洪武大帝陛下,我倒是親眼見過,也就是前段時間那位洪武大帝陛下的壽辰時!

            &;&;&;&;更不想話音落下,羅伯特二世卻一下來了興趣道:“你也去參加了那大明帝國皇帝陛下的壽宴?聽說壽宴過后,那大明帝國皇帝讓自己的女婿自盡了,大皇子也緊接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給我說一下!

            &;&;&;&;杰克斯派洛翻翻眼睛:“呃?陛下,可否先請問一下,您請我來有什么事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