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呂布:我夫人來自兩千年后

        正文 第298章 好久不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聚義寨,隨著一只黑鷹的飛落,離寨門不遠的武備庫打開了它厚重的大門,一架架床弩被推了出來,沿著城墻后一條彎曲盤旋的滑道直達城頭。

            &;&;&;&;在城門附近望哨的麹義士兵發現異常,第一時間報告給了負責的將領,將領也以最快的速度組織士兵在寨前列起了軍陣。

            &;&;&;&;一排一人高的長形豎盾列于最前方,&;每張盾后面都有兩個士兵頂著,長槍從盾牌空隙間探出,猶如一只炸刺的刺猬,后面一排排弓箭手身體微微后仰,弓箭四十五度向天傾斜,不管對方是騎兵還是步兵,里面的人只要一出來,頃刻間便會被射成刺猬。

            &;&;&;&;麹義留下的這個防守軍陣堪稱完美,在寨前狹窄的過道上,&;兩千人防五千卒兵也沒任何問題,然而麹義和許攸都沒想到的是,聚義寨有一種威力遠超這時代床弩的三弓床弩。

            &;&;&;&;管亥走上城頭,只是掃了一眼下面便下令破陣。

            &;&;&;&;床弩的弓弦被拉緊,隨著令旗的揮動,數十支踏橛箭撕開空氣,伴著呼呼的西北風呼嘯而出,尖銳的箭頭扎進盾牌,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將后面的士兵推倒在地。

            &;&;&;&;那將領傻眼了,一句話不說就開打,一開場就平推?

            &;&;&;&;麹義軍列陣的地方離城門只有兩百步左右,如此近距離的射擊,踏橛箭的威力可想而知,有的箭甚至直接穿透了厚重的盾牌,將人盾扎到了一起。

            &;&;&;&;連續五輪箭過后,&;對方的陣型已經完全亂了,聚義寨城門大開,一千五金鷹衛如洪水猛獸一樣洶涌奔出。

            &;&;&;&;結果沒有任何懸念,&;被床弩射翻了的軍陣在金鷹衛鐵蹄下沒有任何反抗能力,關鍵是這些士兵無坐騎,連逃也逃不了,等許攸隱約聽到慘叫聲從教室氣喘吁吁奔過來時,只看到留在城外的滿地尸體,而那二當家已經領著千五精銳鐵騎往晉陽方向奔馳而去。

            &;&;&;&;自己被耍了?

            &;&;&;&;這是許攸的第一個反應,一瞬后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轉身便往城下奔去。

            &;&;&;&;李貴正在外面指揮士兵清理尸體,許攸被攔在門內不得出,他沖遠處揮手大喊,“三當家,三當家,在下有諸多疑問,可否為在下解惑?”

            &;&;&;&;李貴擺了擺手,守門士兵放許攸出來,許攸大步奔到李貴身邊,急聲道,“三當家,&;可否告知在下,&;這寨子的真正主人是否并州呂奉先?”

            &;&;&;&;李貴笑著搖了搖頭。

            &;&;&;&;“不可能,&;就算不是呂奉先本人,必然也是他的人,那神秘的大當家到底是何人?”

            &;&;&;&;許攸急切地看著李貴,他急需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這關系到麹義、甚至主公此次能否從并州脫身的關鍵。

            &;&;&;&;沒錯,是脫身,而非取勝!

            &;&;&;&;這一支賊兵如果是呂布的人,那對方先前故意示弱,必然是在晉陽設下天羅地網,等著麹義去自投羅網。

            &;&;&;&;李貴道,“反正你這輩子也不可能回到袁紹身邊了,告訴你也無妨,我家的大當家乃呂奉先夫人!”

            &;&;&;&;轟!

            &;&;&;&;許攸當場呆愣住,呂奉先和呂奉先夫人有區別嗎?有區別嗎??

            &;&;&;&;當然還是有區別的,一個殺人有形,一個殺人無形!

            &;&;&;&;晉陽城外,麹義用幾天時間已經將這座城周邊地形和城頭布防摸索清楚了。

            &;&;&;&;城南西面半段和城西外的地形最開闊平坦,利于大軍鋪開,但這兩處城頭的守城器械也最多,雖然看不清是何器械,不過想想也知道,守城不外乎床弩。

            &;&;&;&;城北有湖泊和護城河,難以容納大量兵馬,城東整個被護城河環住,兵馬倒是可以集結,但要渡過數丈寬的河流就不容易了。

            &;&;&;&;當年張燕攻城時的情景麹義也打聽了大概,先是被床弩射,然后又被石炭燙,接著被飛熊軍掠殺后方軍陣,最后退兵時還被潑了糞水。

            &;&;&;&;雖然只知道大概經過,但麹義身經百戰,通過這些便能推測出張燕主要是敗在了飛熊軍上面,張燕的賊兵幾乎沒有什么護具,組織紀律又不嚴謹,被這群如狼似虎的騎兵一通沖殺,不潰才怪!

            &;&;&;&;這幾日麹義除了了解晉陽城,連這周圍其他地方也派斥候去探查過了,并未發現有駐軍地,說明晉陽所有的兵馬皆在城中。

            &;&;&;&;麹義這人向來很狂妄自大,尤其知道守城之人居然是一個女人后,他更加不把對方放在眼里,他決定跟呂布的女人玩一玩貓捉老鼠的游戲,先把她騎兵誘出來消滅了,再慢慢逗她玩。

            &;&;&;&;“將軍,呂布夫人請您去東城門外一見!

            &;&;&;&;麹義正在帳內考慮要如何誘殺城中騎兵,一個士兵走進來稟報道。

            &;&;&;&;“見面?”麹義壞壞笑了笑,“那女人是要向我請降么?”

            &;&;&;&;他站了起來,“也罷,曹孟德如此惦記這女人,想必姿色定然不錯,去見一見也不虧!”

            &;&;&;&;麹義帶著一眾護衛來到東城門護城河外,隔著幾丈寬的護城河,他看到一個女人在幾個士兵護衛下立于對岸。

            &;&;&;&;“小醫匠?”

            &;&;&;&;原本準備調戲一下對方的麹義在看到她的面容后,當場呆愣住,對面那張臉的輪廓五官和小醫匠簡直一模一樣。

            &;&;&;&;“真的是小醫匠?”

            &;&;&;&;一旁的麹橫也呆住了,許久后他似是想到什么,轉頭看著麹義,嚴肅地提醒,“這必然是她那雙生兄長假扮,想對您使美人計,主子您可千萬別上當!

            &;&;&;&;麹義回過神,鷹隼般銳利的目光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他麹義這輩子睡過的女人有不少,男人女人他還是能分得清的,這就是個女人,而且她小腹微凸,還懷有身孕。

            &;&;&;&;“麹將軍,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張茉笑意盈盈看著他,渾然不在意他落在自己身上那肆無忌憚的目光。

            &;&;&;&;“小醫匠!”麹義眸光瞇了瞇,一聽她的聲音,他已經能確認,眼前這個美得猶如白玉精雕而成的女子就是小醫匠。

            &;&;&;&;“麹將軍還記得我啊,卻不知可還記得我是你的恩人,你便是如此報答救命之恩的?”

            &;&;&;&;麹義大吼,“你這個女人,把我騙得好慘,你這臉到底怎么弄的?當時要知道你長這模樣,我便是硬搶也要把你留下!

            &;&;&;&;他吼完又問道,“你現在到底是妻還是妾?”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