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放學等我

        正文卷 第81章第81章在男朋友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r2>r2陳景深少見地賴了床。這一年公司在起步階段,他睜眼就要忙,連周末都在敲代碼開會,每天睡眠時間總是那么幾小時,繃了一年都覺得累,這會兒卻格外疲懶,有種倦鳥歸巢的滋味。

            陳景深偏臉靠去,什么表情地嗅著喻繁枕頭上的干凈味道,直到手機嗡嗡振起他才睜眼。

            看到來電顯示,他接起放耳邊,繼續閉眼往旁邊的枕頭靠“說!

            “我靠……”電話那頭是他們公司的技術總監羅理陽,也是他的師哥,比他早畢業幾年。兩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因欣賞彼此能力,又在一部門,關系熟。

            聽見陳景深這懶洋洋的聲音,他拿起手機確定了一下時間,“兄弟,下午一點了,你還在睡覺??”

            陳景深眼也抬,淡聲提醒“我休假!

            “哎呀,你在哪呢?”

            “男朋友!

            “哦,電腦應該在你手邊……哪??”

            “在男朋友!逼綍r會議上連別聽不懂的代碼邏輯都不想再說一遍的,今天挺有耐心地重復。

            “……”

            羅理陽瞠目結舌“你有男朋友??”

            “不然?”

            “我看你掛嘴邊這么久,也跟對象打電話見面,還你瞎掰來打發的……”羅理陽回神,“算了,先說正事。電腦應該在你手邊吧?程序卡b了,組里試了幾遍都不行,你趕緊來弄一弄!

            “在!

            “……”

            羅理陽心態崩了“你一程序員出門不帶電腦?你這跟上戰場不帶劍有什么區別???”

            “我男朋友不是戰場!标惥吧钫f。

            “……你在哪?電腦又在哪?我給你送去,我去找你!

            “我在寧城!标惥吧钫f,“電腦在酒店!

            羅理陽更『迷』『惑』了“你既然能住男朋友,干嘛還要在酒店開房間??”

            一言難盡。陳景深多說“我打電話讓酒店送來。掛了!

            -

            喻繁吃完午飯才通了某友申請,幾小時又想把刪掉。

            【我都忘了有這張照片!

            【起床了!

            【你給我訂的外賣?】

            【幾點下班!

            喻繁每條都看,每條都不回,還惱羞成怒地把前面一條消息刪了。

            臺風天不拍外景,今天工作都在棚內,拍完其中一組,喻繁等模特換衣服的時候,又收到一條新消息【-】

            喻繁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不耐煩地按語音鍵“陳景深,有事就說,再煩我刪了!

            那邊快也回一條,嗓音帶著剛醒的低沉,語氣冷淡,跟哭泣表情包一點不符“書桌能用么?”

            喻繁“上面長刺了?”

            “,我怕又有什么不能動的東西!

            “……”

            把拉黑,世界頓時清凈下來。

            喻繁專心工作,拍完照片已經將近四點半。

            汪月背著包下樓,往喻繁電腦旁放了兩罐蜂蜜“我從朋友那拿的,純天然,帶回去泡來喝,養養你的胃。行了,下班吧!

            喻繁這幾年被汪月強行塞東西慣了,已經不反抗了。他說了句謝謝,然后道“現在才四點半!

            “提前回去吧,做完就帶回去做,里不是有在等你?”

            喻繁手一頓,抬頭怔怔地看她“你怎么道!

            “我又不傻,看一天手機了,還什么床頭柜的充電線……”汪月神秘地問,“談戀愛了?”

            “……”

            喻繁剛張了張嘴,汪月就比了“噓”,一臉心肚明“行了,不必多說,都寫你臉上了!

            “我臉上?”喻繁皺眉。

            “對啊,你發現嗎,今天的你和平時完不一樣。一直看消息,表情比平時兇多,還臉紅!蓖粼抡f,“對筆趣閣戶的話也變多了點!

            “……”

            喻繁冷漠道“我有!

            “行啦,我們什么關系,談戀愛都要瞞我?怪不得昨天喝這么多酒,是不是和對象吵架了!

            喻繁“……”

            汪月拍拍他的肩“早該這樣了嘛,你看你前幾年的,除了我也朋友,多孤獨啊……嘖,你新姐夫電話來了,我得走了,你趕緊收拾東西回去陪吧,記得關店門!

            汪月走后,喻繁又在電腦前坐了一會兒,才低頭收東西走。

            臺風天,街上行行『色』匆匆,喻繁舉傘走在群中,像被按下慢動作。

            他腦子里還飄著汪月剛才的話。

            汪月說他孤獨,他自己其什么感覺。剛來這里的時候忙著賺錢、讀書,累得喘不氣,覺得不跟說話也行。久而久之就懶得社交了,覺得游離在群之外也有壞處。

            可現在想想,在章嫻靜朝他沖來的時候,王潞安左寬加他的時候,陳景深出現在取景器里的時候,他確感受到了這幾年都有的飽滿的、復雜的情緒。

            像被埋在土里久久,突然被挖出來,得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

            他去了常去的燒臘店,老板掃他一眼,習常地朝廚房喊“一份燒臘——”

            “……等等!庇鞣迸e著傘,面無表情地往擺出來展示的菜品上指,“這、這和這,各要一份。打兩碗飯!

            老板打包飯菜的時間,喻繁盯著某只被掛起來的鮮紅熱辣的鴨子,懊惱地閉眼嘆了口氣,呼出的霧消散在飄搖的風雨里。

            昨天喝了酒,本來就上頭,陳景深還啄木鳥似的一直碰他,他的話腦子就往外吐……

            清醒后才想起來,哪里有這么簡單,他和陳景深之間橫著一條深不見底的鴻溝,喻凱明那筆賬就算他努力填上了,還是會留下一道深的印子。

            陳景深道這件事嗎?

            想都不用想,道了怎么還會找他。不怕再被敲詐一次?

            雨勢漸大,砸在傘上轟隆作響,傘下的表情跟天氣區別無二,在看到小區門口撐傘蹲著抽煙的兩男時,喻繁臉『色』幾乎結霜。

            見到他,首那五大三粗的男先站了起來,脖間皺起的皮膚展開,『露』出大片文身。

            “下班了?”對方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包裝袋,咬著煙笑著問了一句。

            喻繁一動不動地看著他,說話。

            跟在男旁邊那瘦子立刻跟著起身,滿面兇狠“喂,跟你說話——”

            “哎,”男回頭瞥他一眼,示意他閉嘴。然后又要笑不笑地看向喻繁,“你說我這都來幾回了,上面也催得緊,你要不意思意思幫你爸還點……”

            “他快出來了!庇鞣闭f,“你到時候去門口守著收吧!

            “嘖,難啊,他不是得了什么癌……你應該也接到電話通了吧?出來估計就剩半條命,而且他惹的這么多,估計我都找到他呢,他就先了!

            喻繁“那你們就去他墳前討!

            “……”

            喻繁說完轉身便走,那新來的瘦子當即忍不住伸手去拽他,喻繁回頭時神『色』比來討債的還狠厲,傘揚起就要往下砸。

            “嘶,別,”男立刻把自己手下的手扯開,“算了算了,你走吧!

            喻繁死沉地盯了那瘦子一會兒,又把目光轉向旁邊那位。

            “這段時間不準再來這里!

            瘦子目送著他轉身走進小區,高瘦的背影像雨幕中一條冰冷、鋒利的豎線。

            瘦子久后才回神,愣愣道“草,老大,什么情況,他一欠債的怎么看起來比我們討債的還狠……”

            “來之前都跟你說了,就當出來散步的,”男吐出煙,笑了,對方前怎么跟他們硬碰硬的他都懶得提,“欠我們錢那傻『逼』,他爹,他親手送進去的。你覺得他可能替那傻『逼』還錢嗎?”

            瘦子傻眼“親爹?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他跟他爹打架都是下死手的,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都怕出事,后我給他們打的120!闭f到這,男至今都還覺得離譜,他搖頭笑笑,拍了一下小弟的腦袋,“別看了,走了!

            -

            喻繁一手拎傘,一手拎餐盒,在電梯里站了幾鐘。

            直到通訊燈亮起,保安在電梯對講機里詢問他需不需要幫助,喻繁才伸手按下按鈕。

            喝了酒,又見到想了久的,他像有點飄飄然了。

            喻繁在自門口站立,迎著冷風,打算思考一下他和陳景深的關系,可幾秒,“咔噠”一聲,面前的門開了。

            喻繁倏地抬頭,看著站在玄關,穿著大衣拎著傘的,有些愣怔“陳景深,你干嘛?”

            陳景深目光在他濕了的肩上掃了一圈,說“想去接你!

            “……”

            “是什么?”陳景深垂眼看他手里的東西。

            “晚飯!庇鞣闭f,“隨便買的,路邊小攤,愛吃不……”

            一片陰影覆下來,陳景深偏頭親了他一下,說“愛吃!

            陳景深去碰他手,想把他手里的東西接來,才發現對方手握成拳,塑料袋被攥到可憐地縮在一團。

            “陳景深!庇鞣钡亟辛怂宦,“我有話跟你說!

            陳景深沉默地看了他一會兒,然后說“嗯,吃了飯再說!

            想到什么,陳景深說“說之前,先把我從黑單里放出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