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西域風寒

        正文卷 第358章 草原惡靈 257 問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r2>r2草原惡靈257問策

            書接上文,上節講到,夜晚,就在水星首府的首領大殿里,正在舉行血狼將軍的榮升宴會;而來參加宴會的狻猊統帥,為了兌現剛剛與水星總預備軍,簽訂合約的條件,即帶領水星總預備軍的代表,來參加此次宴會,見此機會,拜見水星郡王。

            當然,水星郡王也知道,今天的宴會,可是血狼將軍的榮升宴會,同時也是為到冥幽空間行動的編隊踐行的宴會;于是,便暫時讓水星將軍接待這些代表,如果郡王大大咧咧的上去接待,未免有些喧賓奪主,而且,這樣的話,也擔心,雙頭鷹元帥有些不好看。

            狻猊統帥自然,除了向血狼將軍表示祝賀之外,他也想,向血狼將軍打聽一下,這詭異的廢棄小鎮里,詭異的事情,就行該如何處理。再怎么說,他們和水星總預備軍,要在這個廢棄小鎮里,組建聯合辦事處;可由于他們靈族的心里感應能力,讓他們感受到,這廢棄小鎮里,似乎有神不干凈的東西,就躲在廢棄小鎮的防房屋里。

            可如果,他們一直待在廢棄小鎮的外面。只是駐扎自己的臨時營地,這也不是一個辦法,所以,他必須的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狻猊統帥見宴會的氣氛,是如此的活躍,所以,不論是向郡王解釋,水星總預備軍在礦區的情況,還是向血狼將軍,討教如何應付廢棄小鎮的事情,怎么看,只能是先等等了。

            于此同時,在主席臺下方,由于御林軍將軍,甚至警衛部長,都和水星總預備軍副指揮待在一起。于是,副指揮便借機,向他們二位,介紹了水星總預備軍,在礦區的遭遇。

            其實,在水星首府里,經歷了那么多,御林軍將軍對自己自當初,在于旱魃總督的交涉中的表現,還是有些不滿意的。于是,便和副隊長交流了前前后后的狀況。

            首先,是御林軍將軍說道:“副指揮辛苦了,怎么說呢?其實,在我們早期的時候,您也可能知道,我就是負責礦區監督的嗎,所有的礦區都是有我負責,咱們水星總預備軍的安全的。不過,此次的話,旱魃總督是為了調走你們。是做足了功課的!

            這位副指揮,僅僅只是一名中級將領,雖然他也待在水星首府,負責水星首府里,水星總預備軍的軍事基地,不過,畢竟真正的統帥,是水星郡王和水星元帥。當然,水星郡王不但要負責,參加大峽谷礦區的軍事集訓,同時還要負責,所有的水星城市的水星軍事基地,甚至礦區的開采;所以,其實水星總預備軍,直接是由水星元帥負責的。

            不過,在那次的軍事集訓里,按照以往的安排,水星郡王和水星元帥一起,率領水星總預備軍,到大峽谷的軍事基地。去進行對抗集訓了。所以水星首府這里就只有御林軍將軍獨自一人支撐了。

            其實,作為副指揮,他也很想知道,這旱魃總督究竟是怎么做的?!聽御林軍將軍這么說,于是,便說道:“額?這旱魃究竟做了什么?!”

            御林軍將軍一面親自給副指揮等人敬酒,一面說道:“就在我們郡王和水星元帥,一起帶領十幾萬水星總預備軍和水星編隊,浩浩蕩蕩的到大峽谷,參加軍事對抗的時候;這旱魃總督就把我,叫到了他的總督府。而就在總督府里,我就看到了,如假包換的郡王手諭!”

            聽到這里,在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一邊喝酒,一邊追問道:“額?他見吧手里,怎么會有我們郡王的手諭?!”

            御林軍將軍說道:“這就是此次郡王手諭案件當中最神奇的一面;我當時看了看,哈那邊總督給我的軍手諭,不論格式,還是筆跡,都是我們郡王的!里面就提到:讓我交出所有的水星總預備軍,到礦區進行開采作業!”

            御林軍將軍一邊領著水星總預備軍的代表喝酒,一邊繼續講到:“我看到這些,就有些納悶,雖然說,這些東西,是我們郡王寫的;可問題在于,我們郡王早就已經和首領說好了,我們水星總預備軍負責軍事集訓;這份郡王手諭,卻偏偏出現在,郡參加大峽谷的軍事對抗集訓。我試圖和我們郡王聯機;可惜由于我們的郡王在大峽谷的,軍演指揮中心,信號被屏蔽了,所以,我根本沒有辦法,和郡王取得聯系。

            而且們跟為關鍵的是,我作為御林軍將軍,自然清楚,郡王所發出的郡王手諭;于是,就立即對哈那邊總督提出了異議;我告訴他,在我們水星首府里,都存有郡王所發出手諭的存根;他的這份手諭,只要到水星首府的檔案室里,一查便清楚!

            挺低極其認真的,水星總預備軍將士,立即問道:“既如此,將軍可否查了檔案?”

            御林軍將軍獨自喝了一杯酒,苦笑道:“此次案件神秘,就神秘在這里。你們不知道,就在我提出,要到水星首府,徹查手諭存根的時候;這位旱魃總督,一反常態;居然將我立即監禁。不過,過來了半晌,他居然飛出仔細的來找我,說可以去查了。

            就在這我疑惑滿滿的,和旱魃總督,一起來到水星郡王城,查閱檔案的時候,我才驚奇的發現,居然在我們檔案室里,真的會有那份存根!

            不過,這位旱魃總督,可不管那么多,他就已這份存根,為依據,直接繞過我,開始在水星所有城市里,開始強行召集我們的水星總預備軍!

            這也是旱魃總督極為狡詐的地方!原來,自從旱魃總督通過自己的結義兄弟:狼狽國師,得到所謂的郡王手諭后,立即將御林軍將軍請到郡王府,趁著郡王不在,讓其交出水星總預備軍。

            由于這份手諭,本身就是旱魃總督,通過巫術,是由郡王親自手寫的,而且為了萬無一失,又讓狼狽施法,變出了這份郡王屬于的備份。

            也正因為,這兩份重要文件的關聯,一時間讓御林軍將軍,也無法分清,這郡王手諭的真假,于是,旱魃總督便趁機,在水星城市里,立即出動不周靈族軍隊,包圍了水星總預備軍的軍部,以這份真手諭的假命令,騙取了幾乎所有的總預備軍……

            一想到這些,御林軍將軍便,一面說著,一面惡狠狠的摔酒杯。

            于此同時,有的水星總預備軍代表問道:“那么那份郡王手諭,真的存在嗎?”

            御林軍將軍說道:“真的?!現在看來,只能說我們的旱魃總督,的確太厲害了。首先,日后,我們郡王回來之后,我就立即向郡王匯報了這個情況;可郡王驚訝的告訴我:根本就沒有發布這倒怪異的郡王圣諭。而且,在后來,我發現,在我們水星郡王城的形成日志里,就記載了,在這份,郡王手諭出現之前,我們郡王和水星元帥都一起去過總督府?墒,我們郡王和水星元帥幾乎沒有半點印象;而且,就連雙頭鷹元帥和爆狼元帥,都去過,都是同一天;可是他們居然都沒有了記憶。

            在日后哈那邊的表現來看,我猜測,旱魃總督可能動用了神秘力量;極有可能,懂的巫術的人,幫助了他。

            他在大峽谷的表現,就充分證明了這點。

            就在我為了要到總督府,調查的時候;由于鬼魅元帥拒絕我們進入,最終爆發了大規模的沖突;額旱魃總督為了及早的返回水星首府,居然提到手里,會有我們郡王和雙頭鷹元帥一起的簽字報告。不過,這份報告,雖然是我們郡王的字跡;可惜,問題在于,大峽谷的基建任務根本就沒有完成。所以,這個事情,就成分的說明,旱魃總督一定和懂的巫術的人,有來往!

            我可以告訴大家一個,更勁爆的事情:旱魃總督的結義兄弟,就是是精通巫術的狼狽國師!如果,現在,此次血狼將軍的靈異空間的營救行動,如果成功的話,誰不定,郡王手諭案件的真相,就會浮出水面了!

            大家聽到,郡王手諭的查案,進展應該比較順利,所以就比較放心了。

            過了一會,只見御林軍將軍問副指揮,“你們那里,這段時間,究竟經歷了什么?雖然說,我們的郡王聞聽大家被哈那邊總督強行帶走后,也心急如焚;不過,首領刑天似乎有意,讓我們郡王參與此次郡王的案件的調查,所以,只好想等到,案件查清后在親自詢問,沒想到這么快,大家就來了!

            副指揮一面給御林軍將軍倒滿酒,一面說道:“其實,也正因為,這旱魃總督倒臺了,我們就好回來了。

            自從這旱魃總督,拿著這份郡王手諭,就立即開始自己去各個水星城市,清醒召集我們,而且,作為所謂的礦區開采作業,我們是不用攜帶武器的。

            這旱魃總督幾乎。是吧我們當成他的私人衛隊一下,呼來喝去的。就在我們到達各礦區的時候,首先,我們就發現,再也沒有看到御林軍將軍您;而這也就讓我們發現情況不對,于是,各個礦區,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抵抗。

            似乎我們的旱魃總督不在乎這些,他一找機會,就會抓捕,我們水星總預備軍的帶頭找事的將領,前前后后抓了好幾萬人。再怎么說,他畢竟一下子,就帶走了幾十萬的回信總預備軍。

            就在大家不得不煎熬的時候,就聽到一個消息:哈那邊總督被抓起來了!原本,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回去了!可是,鬼魅元帥卻依然高壓統治,依舊在不停事的抓捕惡魔的將領,同時為了防止我們聚堆,派出編隊,圍困了多有的礦區。

            就在我們認為,幾乎無望的時候,狻猊統帥和饕餮魔將,親自來到西北礦區,視察和慰問了我們。不過,狻猊統帥說過,郡王在水星首府查案,所以,為了節約時間,讓我們暫時留守礦區。

            對于這點,我們表示可以理解;不過,畢竟好久沒有見到,我們的郡王了,所以當聽狻猊統說,今天晚上,就在水星首府里舉辦的宴會,郡王會親自參加;所以,才讓狻猊統帥帶著我們,來這里拜見我們的郡王。

            我們經過多方協商,最終達成協議,那就是,既然旱魃總督已經被捕,那圍困礦區的靈族編隊,就應該后撤;而且,要恢復我們水星熊預備軍的輜重和個只能怪待遇;最重要的是,要給我們武器裝備,我們要進行軍事集訓!

            聽了副指揮的介紹,御林軍降價就放心了許多,于是繼續問道:“這樣最好,既然那旱魃元帥,正在大峽谷監禁呢,有我們的水星將軍親自監督。所以,我們礦區的水星總預備軍更應該歸還建制了。對了,既然說,可以給你們武器裝備了,一會,就和我們的警衛部長,好好的商量一下,你們可是35萬大軍呢。畢竟我們的武器還是我們過去的,所以,還是我們自己準備吧。警衛部長還是我們總預備軍的軍械庫總管。對于輜重,我看誰來我們水星總預備軍,這靈族軍隊能夠幫助我們,是最好了!

            御林軍將軍發現了一個,敲竹杠的好辦法,看來日后,為了讓這35萬大軍,能幾十萬的修整好。所以,輜重最好讓靈族軍隊多出點。

            而就在水星總預備軍在下面集體討論的時候,在主席臺上,狻猊統帥在想找個機會向血狼將軍討教如何應對廢棄小鎮的情況,和向水星元帥交流總預備軍的近況。

            就在大家忙的差不多的時候,狻猊統帥便抓住一個空檔親自向水星郡王,匯報總預備軍在礦區的近況。

            于是,狻猊統帥講到:由于旱魃總督想獨自控制水星總預備軍的主力,所以,就故意切斷御林軍將軍水星總預備軍的聯系。

            同時,為了咋呼水星總預備軍,便抓捕所有反抗的水星總預備軍將領。好在,自從旱魃元帥和鬼魅元帥被控制后,首領刑天親自派狻猊統帥和饕餮魔將,一起慰問和視察礦區基地,最終答應,撤出圍困,解決輜重和武器設備,只是郡王正在水星首府查案,所以,只遇到案件查處真相后,就讓水星總預備軍的主力返回水星城市。

            當然,至于真正的過程,狻猊統帥并沒有實際說明。畢竟當初,狻猊統帥和饕餮魔將接到的命令,是前去鎮壓,甚至是可以法定攻擊的!

            辛虧,此次行動,刑天是讓套太墨跡和狻猊統帥一起前去的;當然,之所以會出現,如此嚴重的沖突,鬼魅元帥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原來,當初刑天想調虎離山,強行讓旱魃元帥離開水星總督府,好讓水星郡王派人悄悄的查案;不過,旱魃元帥是最賊心虛,他是最清楚不過了,所以,一旦刑天強行讓他到大峽谷去負責什么基地基建工程,這簡直就是與他的水星總督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

            所以,當刑天一開口的時候,旱魃元帥就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看來,就連首領刑天,都已經開始懷疑他了!

            鑒于此,為了拖延調查,只要他能完成所謂的基建工程,再次回到水星總督府,而在這之間,只要他的總督府沒有遭到徹查,那就一切!

            所以,旱魃元帥就立即指派最忠實的鬼魅元帥,留守總督府;而鬼魅元帥可是戰場老油條了,結果。御林軍將軍根本就沒能進入總督府,即便雙方都發生了非常嚴重的沖突。

            當然,水星總督府住了這么大的亂子,首領便更加堅信總長在在戰爭中:遠在大峽谷的旱魃元帥一定有很大的問題!所以,當機立斷,監禁了旱魃元帥,調離了鬼魅元帥。

            當然,由于鬼魅元帥與御林軍將軍的沖突,導致水星總預備軍傷亡慘重,所以,御林軍將軍便當即向水星郡王表示:一定要審訊這位殺人不咋眼的鬼魅元帥!

            原本,御林軍將軍只是想,咋呼一下這位鬼魅元帥,不過,誰也沒有想到,鬼魅元帥果真參與了包圍征調和監督水星總預備軍的任務!在這位元帥的監督下,可是有數萬水星總預備軍被關進了監獄!

            當然,鬼魅元帥擔心自己如果招供,皆有可能自己會被抓起來,所以,就選擇了隱瞞;可是,被他的手下監禁的水星總預備軍的,大暴動,徹底暴露了真相!

            可即便如此,狻猊統帥出于,穩定與水星郡王的關系,選擇了隱瞞……

            水星郡王聽后,親自給蘇阿尼統帥親自倒酒,說道:“統帥辦事,我最放心。我已經讓御林軍將軍和警衛部長,與接待他們了。輜重的話,首領能幫助我們解決最好,至于武器裝備,我會讓警衛部長解決的?磥。礦區總預備軍要留下部分將領,好協調武器裝備的協調!

            狻猊統帥見,在自己的敘述下,水星拘謹我對于。礦區的水星總預備軍的處理,還是非常滿意的,所以,也就放心了。

            于是,狻猊統帥趁著水星郡王到臺下,去會見礦區水星總預備軍的空檔,立即與剛剛有些賦閑的血狼將軍,了解關于廢棄小鎮的處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