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丙奪丁光

        正文卷 第72-73章 小百事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走吧!毙熘茉荒吐犗氯。

            &;&;&;&;趙敏敏依依不舍離開了徐奶奶的家。

            &;&;&;&;出了門,他遞了錢過來。

            &;&;&;&;“還是三百!

            &;&;&;&;“二百吧!

            &;&;&;&;奶奶的房子比他的小很多。

            &;&;&;&;徐周元笑:“沒看出來,你還挺不差錢的!

            &;&;&;&;早知道那贊助的錢就不給了!

            &;&;&;&;“差是差了點,不過做人嘛還是要適當的要要骨氣的。聽人家說大城市別墅用人打掃衛生,家里有保姆的情況下才給五千塊一個月的工資!彼龘蠐项^:“其實收你一百五也是差不多的,可我缺件羽絨服,我一會兒要去買件衣服!

            &;&;&;&;她站在原地等著徐周元走到她前面。

            &;&;&;&;誰花了錢誰走在前面唄。

            &;&;&;&;當然了,如果天上掉下來一個缸,也是先砸到他的頭上。

            &;&;&;&;他嗤笑一聲:“骨氣頂錢用嗎?兩百塊錢買的是羽絨服?”

            &;&;&;&;明明伸手接著就行了,她小嘴偏偏振振有詞。

            &;&;&;&;去買你的棉絮羽絨服吧!

            &;&;&;&;屋子里。

            &;&;&;&;嚴超和苗苗因為過彩禮錢的問題吵了起來。

            &;&;&;&;徐奶奶也實在是不愛管這些,勸了幾句見兩個人還沒打算停下,只能盡量將人先往外趕。

            &;&;&;&;她上一天的班,辛苦一天,也不是十分愿意當和事佬。

            &;&;&;&;嚴超從門里摔門出來。

            &;&;&;&;“你站住,咱們倆把話說清楚!泵缑缱プ莱男渥。

            &;&;&;&;之前每次談到這個問題嚴超就會故意轉開話題,原來在這里等著她呢。

            &;&;&;&;“說什么?”嚴超一臉不耐。

            &;&;&;&;徐周元就在電梯門口站著呢。

            &;&;&;&;叫人看笑話。

            &;&;&;&;可苗苗顧不上。

            &;&;&;&;“四萬塊錢彩禮,我家要的還多?”

            &;&;&;&;“我不是講過了,我家拿不出來。買房首付花了那么多的錢進去,現在裝修也砸了三萬塊錢進去……”

            &;&;&;&;為什么非得要什么彩禮?

            &;&;&;&;如果愛他,就應該妥協。

            &;&;&;&;“嚴超,一開始我家要的是六萬,你說你家拿不出來,我媽說拿不出來六萬那我們就要四萬好了……”

            &;&;&;&;苗苗媽媽和女兒談過,說這結婚也不是賣女兒。

            &;&;&;&;真的拿不出來,只要人好其余的都可以談。

            &;&;&;&;但這四萬就是最后的底線。

            &;&;&;&;“我媽說,結了婚姑娘總要買些首飾的,和那些大富大貴的比不了,那買個戒指買個金手鐲稍微大點的以現在的金價來說,都得兩萬以上。那耳環呢?姑娘租婚紗買幾身漂亮的衣服,錢也就花得七七八八了!

            &;&;&;&;嚴超聽了這話卻完全的不領情。

            &;&;&;&;“我看你媽就是個事兒媽。什么事兒她都要管,那我問問你,你結婚出什么?你家出什么了?”

            &;&;&;&;徐周元冷冷按了兩下電梯鍵子。

            &;&;&;&;可惜的是,因為這棟樓就這么一部電梯。

            &;&;&;&;電梯目前處在三十多樓,而徐奶奶家處于15層。

            &;&;&;&;“你罵誰呢?你媽才是周扒皮呢,娶不起媳婦那就別娶!

            &;&;&;&;“講不過開始罵人了是吧?”

            &;&;&;&;“是你先罵的……”

            &;&;&;&;趙敏敏搖搖頭。

            &;&;&;&;她沒結婚過,但她也聽過一些奶奶們嘮叨。

            &;&;&;&;結婚不就是那些事兒嘛。

            &;&;&;&;房貸車貸誰出什么的。

            &;&;&;&;趙敏敏看向臉氣的煞白的苗苗。

            &;&;&;&;她覺得這姐姐吵架還挺有涵養的。

            &;&;&;&;這房貸以后恐怕是夫妻兩個人一起還的吧?男方問女方出什么了,搖搖頭。

            &;&;&;&;她就說嘛,現在這男人教育得不好,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

            &;&;&;&;還是她應紅杰叔叔那樣的才是真男人!

            &;&;&;&;徐周元拉開安全門,冷冷看了趙敏敏一眼:“還看?”

            &;&;&;&;“哦哦哦!

            &;&;&;&;趙敏敏從樓梯間跟著徐周元走了下去。

            &;&;&;&;趙敏敏一腳一腳踩在臺階上,她嘆氣。

            &;&;&;&;“那個姐姐人其實挺好的,她都沒講什么難聽的話。那個哥哥就太差勁了,男人當成這樣真丟人!

            &;&;&;&;徐周元仿佛是聽到了這個世界最好聽的笑話。

            &;&;&;&;“你知道幾個問題?”

            &;&;&;&;趙敏敏仰起下巴:“我知道的可多了,兩個人吵架中,女人極度生氣的情況下還能不去撕對方的臉面,僅憑這一點她就比那哥哥強百倍。那哥哥一直問姐姐她出什么了,所以呢?他娶老婆,出一萬塊錢就完事兒了?是他先計較的!

            &;&;&;&;“你又聽明白了!

            &;&;&;&;“那是,房子有房貸,將來婚后是要兩個人一起還的,那姐姐不就等于出房子錢了,他呢?娶老婆什么都不想給!

            &;&;&;&;徐周元停住腳步。

            &;&;&;&;他歪著頭看站在上面的趙敏敏笑。

            &;&;&;&;“你將來肯定不會吃虧的!

            &;&;&;&;這賬算得清晰明白。

            &;&;&;&;其實徐周元也看不上嚴超的做法。

            &;&;&;&;但嚴超對他而言也是個不太熟的親戚而已。

            &;&;&;&;結婚離婚都和他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那女人也不都是傻子,為自己著想怎么了?結婚前這個人都不過關,硬是結了婚以后會遇上更多的麻煩,還得搭上一段離異,這多吃虧!壁w敏敏就是這樣想的。

            &;&;&;&;女人的每一步選擇都是投胎,上天給了信號,讓你看清楚這人不行,那就趕緊掉頭跑吧。

            &;&;&;&;還等什么呢?

            &;&;&;&;徐周元嘖嘖兩聲。

            &;&;&;&;“你可真不像是個小孩兒!

            &;&;&;&;他繼續下樓。

            &;&;&;&;他這么大的時候就搞得懂彩禮不彩禮的問題了?

            &;&;&;&;徐周元不懂。

            &;&;&;&;他認為就是徐靈也不見得懂這些事兒,可趙敏敏懂。

            &;&;&;&;“你哪學的?自己揣摩出來的?”走了兩步,他再次停下腳步。

            &;&;&;&;其實他很好奇。

            &;&;&;&;她就是個孤兒,她從哪里能學到這些東西的?

            &;&;&;&;誰教她的?

            &;&;&;&;或者她偷摸從哪里學來的?

            &;&;&;&;她被他盯得起了雞皮疙瘩,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說:“平時那些大媽和奶奶們總是和我聊聊天……”

            &;&;&;&;她能接觸到的就是這群人。

            &;&;&;&;一般她們和趙敏敏聊天大多數都是抱怨。

            &;&;&;&;抱怨兒媳這不好那不好,或者抱怨孩子養大就開始燒錢了。

            &;&;&;&;這個錢那個錢的。

            &;&;&;&;年輕人懶得搭理趙敏敏這樣的小孩兒,對趙敏敏的特殊情況也懶得理會。換種說法就是那些人更加自私麻木一些,倒是上了年紀的人,有些雖然刀子嘴但心腸是非常好的。

            &;&;&;&;給錢不可能,但偶爾給個蘋果給幾袋酸奶那是常有的。

            &;&;&;&;當然老人家們都很寂寞,實在沒人聊了,抓到個小孩子也能勉強聊聊。

            &;&;&;&;又沒指望你能解決什么,人家只是嘮叨嘮叨就算了。

            &;&;&;&;聽得多了,這東西就和復習題似的,都進了腦海里。

            &;&;&;&;徐周元的視線慢慢離開她的臉:“你還是交些年輕的朋友吧,一身的老人味兒!

            &;&;&;&;下到二樓,徐周元的電話響了起來。

            &;&;&;&;徐奶奶:“還沒走呢?回來吧,你媽過來了!

            &;&;&;&;徐周元掛斷電話,停住腳步。

            &;&;&;&;趙敏敏嘴里哼著小曲兒,還有一層就到了!

            &;&;&;&;真好!

            &;&;&;&;“趙敏敏!毙熘茉雎暯兴。

            &;&;&;&;趙敏敏停住腳步,乖乖站好。

            &;&;&;&;嗯嗯,她是趙敏敏。

            &;&;&;&;“我請你吃個飯吧!

            &;&;&;&;“好啊!壁w敏敏覺得無緣無故白得一頓飯,也是極好的。

            &;&;&;&;“往回走,哪里下來的回到哪里!毙熘茉D身。

            &;&;&;&;準備爬樓梯回去。

            &;&;&;&;趙敏敏的臉都青了。

            &;&;&;&;從樓上下來是一回事兒,再走回去那是另外的事情。

            &;&;&;&;“為什么呀?”她問。

            &;&;&;&;她不要!

            &;&;&;&;她是人,不是驢!

            &;&;&;&;沒有一身驢勁。

            &;&;&;&;救命!

            &;&;&;&;“不是說要請你吃飯的,哪那么多的廢話!

            &;&;&;&;徐周元推她。

            &;&;&;&;“快點上去!

            &;&;&;&;“不是啊……”趙敏敏不肯挪步子。

            &;&;&;&;就算是要回去,這都二樓了,下到一樓再去坐電梯不行嗎?

            &;&;&;&;“快點的,磨磨唧唧的!毙熘茉虏鬯骸安艓讱q的小孩兒,一點力氣都沒有!

            &;&;&;&;沒有朝氣,叫什么小孩兒!

            &;&;&;&;“不是……”

            &;&;&;&;趙敏敏被他推了兩下,她被動上了臺階。

            &;&;&;&;她抓瞎:“我們不能下一樓然后坐電梯上去嗎?”

            &;&;&;&;“電梯不好等!毙熘茉幌矚g。

            &;&;&;&;他現在就想走樓梯。

            &;&;&;&;“那……”

            &;&;&;&;她又被推著上了兩階臺階,伸出手死死拽住樓梯扶手。

            &;&;&;&;“那就你自己爬樓梯,我去坐電梯!

            &;&;&;&;她又不傻,干嘛放著好好的電梯不坐要爬樓梯。

            &;&;&;&;腦子又沒進水。

            &;&;&;&;徐周元掰她的手指。

            &;&;&;&;“徐周元,你太過分了!”趙敏敏尖叫了起來。

            &;&;&;&;欺負人!

            &;&;&;&;“讓你運動運動,看看自己身上的肥肉!彼暰落在她的身上,然后嘖嘖了兩聲。

            &;&;&;&;趙敏敏氣得頭頂冒煙。

            &;&;&;&;這是少女的體態啊,怎么了?

            &;&;&;&;她雖然比有些同學稍微胖點,不!她這種應該叫做勻稱!

            &;&;&;&;她才是健康的代表。

            &;&;&;&;“這是肌肉,而且我不胖!只有你們這種上了年紀的男人才喜歡白瘦幼,惡心!”

            &;&;&;&;徐周元冷哼兩聲。

            &;&;&;&;“那不然呢?應該喜歡你這種,黑胖黑胖的?”

            &;&;&;&;趙敏敏跺腳。

            &;&;&;&;“我這種叫勻稱,我勻稱的可以去參加世界小姐選美……”

            &;&;&;&;徐周元沒忍住,伸出腳踢踢她的鞋邊兒。

            &;&;&;&;“好,世界小姐冠軍,能上樓了嗎?”

            &;&;&;&;“上樓梯對關節不好!彼琢讼聛,雙手繼續死拖住樓梯扶手不放。

            &;&;&;&;徐周元干脆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

            &;&;&;&;以一種搬石頭椅子的姿勢把她整個人端了起來。

            &;&;&;&;然后扔到了平臺上。

            &;&;&;&;趙敏敏一臉無語,走就走唄!

            &;&;&;&;“你愿意走樓梯就走唄,干嘛還要帶上個墊背的?”

            &;&;&;&;“我付錢給你,我走樓梯你坐電梯?像話嗎?”

            &;&;&;&;“像話啊!

            &;&;&;&;“別廢話,快點走!

            &;&;&;&;趙敏敏出了一身的臭汗,她又殺回到了15樓。

            &;&;&;&;有些埋怨徐奶奶為什么要住這么高呀。

            &;&;&;&;太高了!

            &;&;&;&;累斷氣兒了。

            &;&;&;&;徐奶奶家的大門還開著呢,她出來放垃圾,就瞧見了趙敏敏一臉是汗地從安全門走了出來。

            &;&;&;&;“電梯壞了?”

            &;&;&;&;老人不太明白,還有這么喜歡鍛煉的孩子呢?

            &;&;&;&;不累嗎?

            &;&;&;&;年輕就是不一樣啊。

            &;&;&;&;趙敏敏都要累劈叉兒了。

            &;&;&;&;“奶奶,有沒有水,我的喉嚨現在能噴火……”

            &;&;&;&;“有有有!

            &;&;&;&;徐家的飯桌上多了一個陌生人。

            &;&;&;&;周紫對著趙敏敏笑笑,將青菜轉到趙敏敏的方向。

            &;&;&;&;“女孩子多吃蔬菜好!

            &;&;&;&;徐周元一個沒忍住差點笑出來。

            &;&;&;&;趙敏敏則是用筷子隨意挑了一條,嚼了嚼。

            &;&;&;&;這什么味兒?

            &;&;&;&;徐周元母親周紫女士揭曉了謎底,她笑笑說道:“我不太會做飯菜,這是水煮的青菜,對皮膚很好的!

            &;&;&;&;她看那孩子都沒吃幾口,這不行的。

            &;&;&;&;趙敏敏的唇角抽了抽。

            &;&;&;&;年紀小的孩子,哪里會喜歡吃水煮青菜。

            &;&;&;&;她只喜歡大魚大肉啊。

            &;&;&;&;倒是徐周元將那盤子的紅燒肉轉了過來,端起盤子然后將肉湯倒進趙敏敏的碗里。

            &;&;&;&;對母親說道:“這是肉食動物,無肉不歡!

            &;&;&;&;不是所有人都像他母親似的,只喝露水吃青草。

            &;&;&;&;上了年紀的老女人也很可怕!

            &;&;&;&;他說的是他媽。

            &;&;&;&;他媽這輩子不是在減肥,就是在通往減肥的路上。

            &;&;&;&;周紫瞧著趙敏敏那滿滿一碗的調料湯,皺皺眉:“這么咸里面還有那么多的調味料對身體可不好,這種五花肉偏肥吃多了對血管也不好,還容易得高血壓高血脂……”

            &;&;&;&;趙敏敏伸出自己的筷子,然后夾了一頭甜蒜。

            &;&;&;&;“阿姨,我吃甜蒜解解毒就沒事兒了!

            &;&;&;&;周紫:“……”

            &;&;&;&;還能這樣解呢?

            &;&;&;&;徐周元沒忍住,笑了出來。

            &;&;&;&;他們這一家子吃得都比較素,全家人一年大概都吃不完一瓶十斤的油,肉就更是基本都吃原味兒。

            &;&;&;&;吃習慣了肯定就改不掉了,但有些時候吃飯也實在是沒滋沒味的。

            &;&;&;&;“……那現在街道那些人不管你呀?”周紫明顯就是對趙敏敏的生活很感興趣。

            &;&;&;&;徐道政咳了一聲。

            &;&;&;&;“吃飯吧!

            &;&;&;&;妻子抓住人家孩子的傷處就沒完沒了地瞎打聽。

            &;&;&;&;趙敏敏覺得徐家人……挺熱情的。

            &;&;&;&;徐周元他媽尤甚。

            &;&;&;&;熱情的……叫人怪害怕的。

            &;&;&;&;“給你解膩的!毙熘茉獙⒁徽^甜蒜擺到了趙敏敏眼前的盤子里。

            &;&;&;&;看她拿的那頭,可憐巴巴的。

            &;&;&;&;一瞧就是不好吃的那種。

            &;&;&;&;敏敏面皮抽了抽。

            &;&;&;&;人家好心好意請她吃飯,她吃一嘴大蒜味兒,他什么居心?

            &;&;&;&;不過他媽媽好溫柔,好漂亮。

            &;&;&;&;周紫別有深意看了兒子一眼。

            &;&;&;&;她兒子徐周元,給別人夾菜?

            &;&;&;&;“在哪個高中念書呀?”周紫問。

            &;&;&;&;“三中!

            &;&;&;&;“那是重點高中啊!敝茏辖o予肯定:“你這小孩兒挺了不起的,你爸爸媽媽看到也會替你開心的!

            &;&;&;&;她自己是這樣覺得的。

            &;&;&;&;有些孩子父母雙全還只知道當大少爺大小姐呢。

            &;&;&;&;倒是趙敏敏這樣的,確實不多見。

            &;&;&;&;“我也覺得他們會開心的,有些時候遇到一些困難莫名其妙就挨過去了,肯定是他們保佑我……”趙敏敏開始宣揚自己的小迷信。

            &;&;&;&;她覺得自己就是小福星。

            &;&;&;&;“那是當然,如果我離開了我的孩子,我在天上也會時時刻刻看著他的,保佑他祝福他……”

            &;&;&;&;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啊,她一直想要個女兒可惜就是要不到。生出來的兒子還是個怪胎,如果敏敏是她女兒就好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