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神語神語

        第068章 亞倫是隱患!昆廷是伯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向您匯報后,我覺得您可能對這事感興趣,我就開始留意了。后來您去藍島時,我暗地里問了幾名器械維護師和清潔院工,問他們都向亞倫說了什么,嘿嘿,我們這些小職員就喜歡竄這種八卦嘛,您猜怎么著……”

            “你能不能說重點?!”一道聲音高了起來。

            “是!您那個時期用過的觀星儀留下的角度數據,器械維護師都告訴了亞倫!

            “什么?!”

            格蘭特猛然一下站了起來,他頭腦中過電影一般迅速地回憶著,馬上找出了癥結所在。

            1月19日晚,發現筆趣閣星,當時觀測環境不好,為了準確無誤不出烏龍,自己決定第二天再觀察一次。20日晚,證實是筆趣閣星異相無誤,自己才進宮見了陛下……

            那兩天觀測之后,觀星儀就直接放置在那里……糟糕!觀星儀每天都要有器械師維護,器械師把使用情況記錄下來并告訴亞倫了!

            也就是說,亞倫有知道我瞞報一天星歷的事……但這對我又有什么影響呢?我完全可以說19日就是沒發現筆趣閣星!沒錯,我可以有許多種說辭,不要緊,不是大事!哼,這亞倫,竟要在背后整我?

            定了定心神,格蘭特也沒多解釋就揮退了加文。

            整理了一下衣裝,格蘭特起身,他要去拜見一下欽天署的署正昆廷大人。

            同是一個署,在一個院落里的不同樓堂,自然很快就到了,格蘭特一路走著過來的,他倍感活力充滿全身,進入總署辦公樓后,他一步幾個臺階,輕快地跳躍在樓梯上,轉眼就來到了署正辦公室。

            “哎呀,是格蘭特來!哦不,應該叫你格蘭特監正了!剛才庭使官到我這里送來了國王的任免令,我還替你高興哪!哈哈哈,快進來坐!”大胖子昆廷站了起來,他的肚子像大水囊一樣甩動。

            格蘭特躬身去握昆廷的手:“晚輩虛占官位了,還請署正大人不吝賜教!

            “嗯嗯,坐!

            二人坐好后,大胖子和藹地給格蘭特倒了杯水,格蘭特做受寵若驚狀接了過來:“大人,格蘭特新上任,這次專程來向您報道。同時,下官有許多事情還不甚明了,想向您請教,也請您以后多多提攜!

            “嗯!

            昆廷滿意地道:“年輕有為,年輕有為!照理說你剛剛當上了監副,要幾年后才有資歷做監正,而這次你以身歷險深入異族大陸并能屢建奇功,勇氣可嘉,成就可嘉!升遷是眾望所歸、名正言順啊,哈哈!

            兩人不咸不淡地談了一會業務,昆廷突然話峰一轉:“格蘭特啊,你是年輕人,其實有些小事你也要注意的!

            格蘭特本來已打算告辭離去,一聽署正有話,連忙道:“大人,請不吝指教啊,格蘭特一定洗耳恭聽!

            “嗯……前段時間,你剛去異族大陸,就有把狀告到我這兒來了,說你篡改星歷,瞞而不報!”

            媽的!

            格蘭特心頭一驚──這死鷹勾鼻還真是自己的死對頭,跑這兒告狀來了?幸好剛才加文提醒了一下,自己已有了些思考,心中略有些對策。

            當下格蘭特儒雅一笑:“亞倫主簿?”

            “咦?你怎么知道?”大胖子本想賣個關子承個人情,沒想到格蘭特張嘴就道出要害。

            “大人有所不知,那亞倫主簿原本就與我等不合,他憑著資歷老總以監副自居,對我們頤指氣使、揮來喝去。別人一旦在業務上稍有超越他便想盡辦法打壓!后來我做了監副,他怨氣更盛,總想方設法給我找些莫須有的罪名。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他胡亂給我安插罪名的事兒我早就知道了,只是為了和氣沒跟他撕破面皮而已!备裉m特搖頭晃腦道。

            “哦?那他說你在上報異相之前那個晚上,操作過的觀星儀就指向了筆趣閣星方向,連刻度也符合那筆趣閣星軌跡,說你是明知異變瞞而不報,第二天強搶輪值搶頭功,這又是什么原因?”

            格蘭特苦笑了一下,馬上把心中腹稿說辭拋出:

            “大人可了解觀星儀?天空無外東、西、南、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八大方向,我第一天輪值完,隨手一放觀星儀,這就有八分之一的機率和筆趣閣星方向相對應!

            后來我還了解到,那些所謂的證人其實都是亞倫的人,他們說觀星儀刻度符合符合筆趣閣星軌跡?這都是編出來的!那筆趣閣星屬于疾行星,一日能進三十六星碼,兩天就是五六十個星碼,而觀星儀刻度只有三百六十度,也就是說隨手一放就極可能涵蓋那筆趣閣星的位置!用一個偶然去證實我藏了私心,您說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嘛?

            還有,說我搶功,那我如果第一天就發現了異相,我理應直接去上報國王啊,那才叫搶頭功吧?我何苦再換個輪值然后再上報國王?這不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嘛?!太可笑了,我換輪值,是為了串出連續的假期好帶家人出去郊游,為什么這些再正常的事兒,就都成了我的罪證?荒唐。。!”

            格蘭特巧舌如簧、口綻金蓮、思維敏捷、言辭縝密,又扔出一大套專業術語,把大胖子聽得一愣一愣的。

            “原來是這樣……這個亞倫,竟敢跑到我這里來告歪狀!”昆廷氣得一拍桌子,大肚子一顛。

            “呵,署正大人,別說是我了,您再想想前任監正艾伯特,圣喻剛剛宣他挪用財物、違反國律,降為監副。您想想,不就是小玩了幾把牌嘛?這些個芝麻小事兒國王怎么就知道了呢?還不是有人捅上去的?那么,誰是這個危險的舉報瘋子?把我的老師艾伯特和我都當成了攻擊目標?哪個量窄之人這么無聊去收集這種證據?又是誰干了十幾年覺得虧,覺得早該升一下官了?這不就是清掃障礙嘛?”

            聽到挪用財物、違反國律時,昆廷不安地挪動了一下屁股,聽到署內有一個舉報瘋子專門收集別人的違紀證據時,昆廷氣得又一拍桌子,他怒道:“亞倫?”

            “大人,格蘭特不想在背后論人是非,但現在欽天監是亞倫在管財務……”

            昆廷也瞇起了眼,鼻子里重重地“嗯”了一聲。

            “監部財權本應該由監副來拿,以前欽天監監副空缺,這才由資歷最老的亞倫來拿財權,F在欽天監干部重新調整,我打算把他的財權拿掉,艾伯特因財務案件東窗事發,雖為監副卻也不適合執掌財權。所以,如果您有合適人選,請您告之于我!备裉m特飛快地道。

            “不必了,沒什么人選,你的欽天監你來定,不過千萬不要再出現財務問題了!贝笈肿永事暤。

            正合我意!

            格蘭特心中暗爽,言語之間自己不但躲了鷹勾鼻的暗箭,還反手給了他致命一擊,同時拿到了財權,可謂一石三鳥!

            “多謝大人,沒什么事我先退下了!

            “去吧,格蘭特,常上我這里來聊天,你是新興起的年輕官員的代表啊,小時不敬老了要命,我得多跟你們這些小子靠攏啊,哈哈哈!崩ネ⒗市,肚子一顫一顫的。

            “怎會,昆廷大人您就是我的伯樂,是我的老師,格蘭特永遠聽您差派!”

            就這樣,一場各有用心的談話在愉快中結束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