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神風之后

        正文卷 第160章賜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小院位于山麓之中,四周密植著翠竹在微風的拂動下發出沙沙的聲響。

            離開小院的不遠處有一條山溪,潺潺的從并不高峻的山巒頂上緩緩而下,時不時可以看到指頭大的小魚在溪流中穿行,給外表寧靜的小院帶來一絲活力。

            只是這個時節里嘶鳴的夏蛙太過鼓噪,把陣陣的焦慮留給了院中之人。

            “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

            秦觀的詞連同蘇東坡的詞都是日本皇室和公卿們的最愛,春姬會誦詠幾句也不奇怪。

            “妹妹,二條局,”春姬嘆息了幾聲!叭缃裎业茸С畛,身邊知心的女侍也被東海一一強行遣送嫁人了!

            比起十四歲就品嘗到男歡女愛的二條女御,十九歲還保持著處子之身的德姬、春姬在這個時代也可以稱得上是異數了。

            “倒是我們姊妹韶華遠去,連求入空門也不可得啊!

            “咳咳!标幱舻牡录в檬纸硌谧o嘴輕輕的咳嗽了兩聲做了回應。

            雖說東海也派來和族的侍女和宦官伺候兩位皇姬,但是這種惆悵卻是怎么也排解不了的,尤其在這個日本平均壽命不足三十歲的時代,一邁入二十歲,剩下的日子屈指可數了。

            “可惜了你們兩個!

            二條女御既然想聯通皇姬傳遞消息,自然就被安置和皇姬待在一起,然而她卻沒有料到東海之主居然會如此一直軟禁著兩人,大失所望的她不得不發現自己這一趟不但是做了無用功,更是把自己也搭了進來。

            “兩位皇姬、二條局!闭f著,隔著屏門,東海安排的和族女侍在走廊里輕喚著!爸魃系氖拐邅砹,還請兩位皇姬和二條局準備迎接!

            “一切都要結束了嗎?”

            德姬兩眼無神的問著屋頂,并不甘心的春姬和二條女御將她半扶了起來,才剛剛坐好,一陣腳步聲就從走廊里響了起來。

            “下官奉主上令諭拜見兩位皇姬和二條夫人!

            來人透過薄薄的紙質屏門掃了掃內間的三個人影,微微的一躬身算是施過禮了。

            “聽說德姬微恙,主上特派醫政院名醫前來替德姬治病!边@是其一!傲硗,主上命我通報兩位皇姬,不日將送兩位皇姬返回日本!

            “這是真的嗎?”

            春姬慘白的臉上迅速的涌起了一股紅潮,離開日本已經五年了,居然還有返鄉的一天,這讓她和德姬心中充滿了異樣的喜悅和莫名的憂傷。

            “君無戲言!

            使者淡淡的說著,雖然內戰的雙方均都早就明白東海并非是蒙元,然而送出去的女孩潑出去的水,錯非東海自己主動要求送還,南北兩個日本朝廷都不可能主動提出接回各自的皇姬。

            “我主已經派人與京都朝廷和駿河朝廷商議此事了,想必不日就有佳音!

            “不,我不回去!

            病怏怏的德姬卻搖搖頭,一方面固然是使命沒有完成,另一方面卻是她明白回去后等著自己的無非也是在古佛青燈的陪伴下終老一生。

            “妹妹?”

            春姬捂住嘴不可思議的看著德姬,她不敢想象自己這個堂妹居然會有這樣堅韌的意志,春姬咬了咬牙,也不顧二條女御對自己的眼色,雙手覆在德姬的手上。

            “也罷,妹妹不愿意回去,姊姊也不回去,哪怕是死在東海,姊姊也愿和妹妹在一起······”

            “原來是死間!睆埢秃芸斓玫搅嘶貓,對此他如是評價著!澳翘t給德姬開的藥,她吃了嗎?”

            “當場倒也吃了兩服太醫開的藥!

            湯英恭謹的報告著,吃藥并不一定代表見效,而且今天吃了未必明天還會出,有道是心病還要心藥治,不解決了兩位皇姬的去留,顯然德姬這個病絕不會輕易的好起來的。

            “如此,孤就隨了她們的愿!比粲兴嫉膹埢头畔率种械墓!扒湓偬婀氯プ咭惶!

            東海四年八月二十,張煌収兩位日本皇姬為養女,三日后以藍旗軍副都指揮、北原子爵元賴康領兵出陣多次、功績高著,恰逢其正室夫人新死,特下嫁翁主春姬以示恩寵。

            “恭喜原大人,賀喜原大人了!彼{旗軍都指揮使余笑余明哲皮笑肉不笑的向原賴康道賀著!按杭Ъ词侨毡净始в质侵魃衔讨,足可見主上對大人的恩遇,原大人真是好福氣啊!

            “都指揮使大人,屬下想立刻趕赴海東叩謝主上大恩!

            看著身邊眾人嫉妒的目光,原賴康苦笑著,這些人中有跟著張煌一路走到今天的漢、麗兩族將領,也是和原賴康一樣在東海征服九州的過程中先后投降張煌的和族武家,而東海的政治中有沒有所謂的一門眾,因此這個突如其來的恩賞其實就把他架在了火上。

            “這是自然的!庇嘈c點頭!安贿^不單單是謝恩,估計賜婚會一并完成!

            余笑心中明白,對和族一向有提防之心的張煌接下來是不會再讓原賴康出戰了,就連原賴康這個藍旗軍副都指揮使即便不卸任的話也將只是一個空頭的職銜。

            “本官可以給原大人一個月的假!奔热蝗绱撕尾蛔鲆粋空頭的好人呢!安贿^,迎親的聘禮,原大人可不能寒酸了,否則可是有失主上的體面啊!

            “聘禮?”

            原賴康一愣,這個時候羨慕的眼光都變成了可憐的神色,這種反差讓他一時有些難以接受。

            “那以大人所見,下官需要準備多少的聘禮才較為妥當呢?”

            “這個本官如何知道?”

            余笑啞然失笑,這個原賴康可是問道于盲了,且不說東海下嫁翁主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就是宋元兩代帝王出嫁公主,那個時候余笑也不過是一介下級軍官又怎么可能知道詳情呢。

            “不過原大人倒不必太過擔心了,既然是下嫁翁主,主上也一定會有相應的嫁妝,總不會讓北原家吃虧太多了······”

            “恭喜姊姊終能嫁得良人了!

            病中的德姬向春姬告別著,作為翁主,春姬將會被暫時接到張煌的內庭并且在出嫁前的一段時間內一直住在其中,這樣的話,她和德姬與二條女御之間就不都不說再見了,至于日后是否還有繼續相見的機會,那也是極其渺茫的。

            “妹妹!

            春姬淚如雨下,雖說兩人到了東海以后就一直明爭暗斗著,然而畢竟是有著血緣的關系,再有近五年的彼此相伴,感情不能不說是一點沒有,眼見得現在雙方要生離了,心情激動也是自然的。

            “妹妹身子早些養好,既然東海國主能將姊姊嫁出去,同樣是翁主的妹妹也能選一個良配!

            “良配嗎?”

            德姬苦澀的搖了搖頭,她立刻京都的時候做好的是用自己嬌嫩的身子迎候元主蒼老的身軀的準備,然而命運對于她這個沒有一絲還手能力的柔弱女子來說極其的嚴苛,無力抵抗的她也只能隨波逐流了。

            “也許吧!

            “春姬殿下!笨粗鴱乃幜Πl作后熟睡的德姬的房間里退出來的春姬,早就等在門外的二條女御迎了上去!拔遗愕钕碌皆褐凶咦甙!

            春姬會意的點點頭,雖說邊上的小侍女、小內侍都是和族,但是保不準其中有人是東海的眼線,因此太過重要的話,還是在相對開闊無人的地方輕聲交流的比較好。

            “二條先恭喜春姬殿下不用孤苦一身了!

            不到三十歲的二條女御顯然一副風韻猶存的樣子,可惜這個時代的日本人不懂得欣賞,在他們眼里快三十歲的她已經是個老太婆了。

            “但是打入元寇大都和東海宮廷的計劃卻是徹底失敗了!贝杭бе伦齑捷p輕的哼了一聲!八,為了日本,殿下還需要掌握好最后的機會!

            “機會?還有機會嗎?”

            春姬不解的看著二條女御,這個宮中風評極差的風流顯然接近自己的另一個目的是為了教授必要的爭寵、固寵的法門。

            “十幾天后,我就要嫁入小土豪的家中了,還有什么機會!

            “不是還有十幾天嗎?”二條女御搖了搖頭,她在幾個男人中周旋的經歷讓她得出一個結論,男人沒有一個不沾葷腥的!爸暗钕赂緵]有機會進入東海內庭,這是多么好的一個機會,只要抓住了,讓東海之主沾了身子,想來未必不能留下一點香火情緣!

            讓春姬保持處子之身出嫁,這對日本人來說簡直是個笑話,想來原賴康也不會有這樣的奢望。

            “殿下不是東海之主的養女嘛?日后也可以用這個借口進入東海宮廷!倍䲢l女御的算盤倒也打得極精!叭羰悄芙宕肆粝聳|海之主的血脈那是更好不過了!

            “二條局,事情不會這么簡單的,東海之主真想要了我和德姬,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春姬畢竟還沒有經歷過人事,雖然有時午夜夢回也有覺得下體潮濕的,但是此刻的臉上卻依舊露出了羞人的神色,不過,雖然心亂如麻,但是思路還是很清晰的。

            “男人又怎么說得清楚!倍䲢l女御輕笑著!翱吹脚税谆ɑㄉ碜舆邁得動步的,十個也未必能見到一個,關鍵的是,你能不能抓住這個僅有的機會!

            “我?”春姬一時語塞。

            “東?隙ㄓ懈Q視日本之心,為了神州,就只能拜托殿下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