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走在命運之上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子爵夫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聽到克倫斯輕易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艾爾大口的將杯子里水一飲而盡,啞然的笑了笑,隨即嚴肅的開口說道“那群總喜歡最新消息的鬣狗們,有時候對待事情的嗅覺比我們警官都要靈敏”。

            艾爾嘴里的鬣狗指的是這個世界的記者們,總有著五花八門各種各樣的消息渠道,或者許諾很多的小孩子或者流浪者有什么新消息都可以來他們這里換取食物。

            這就讓他們在很多時候擁有靈敏的嗅覺,畢竟只有最新的消息,才能讓本就昂貴的報紙賣的更加的暢銷。

            克倫斯輕輕點了點頭,心里非常贊成的同意了艾爾局長的對于他們的描述,疑惑的詢問道“艾爾先生,我想知道,沙琳·邁卡夫人的具體死因是什么,應該不會像報紙所描述的那么離譜”。

            艾爾看了克倫斯一眼,臉上帶著一絲苦澀的笑容,將水杯重新還給克倫斯后,迷茫的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醫生給出的結果是,死于太過興奮產生的心臟病,但沙琳·邁卡夫人的身體一直都非常健康,沒有什么疾病”。

            “太過興奮”,克倫斯低聲念叨了一句,還沒等繼續開口的時候。

            一旁半躺在安樂椅上的海登,已經將手中的報紙放在了一旁,饒有興致笑著說道“報紙上那名金發男子找到了嗎,我想他會給與你們足夠的答案”。

            艾爾將目光投向了正打算八卦的海登,苦笑著抱怨道“海登先生,昨夜在馬維餐廳有一場社交舞會,您也應該明白,貴族們往往都不喜歡遵守所謂的規矩,他們只在乎自己的皮鞋夠不夠亮,自己的禮服有沒有褶皺……”。

            海登和克倫斯靜靜的聆聽著,對艾爾關于貴族們的說法,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而那名金發男子仿佛突然出現的一樣,我們的調查發現,在科倫城的貴族或者上流圈子中并沒有這名男子的身影,或者說他是在昨夜突然出現的”,艾爾臉色嚴峻的說道。

            “那么他會不會是其他城市的貴族”,克倫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不排除這個可能,但是普通人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突然的消失掉,這次的事情,邁卡子爵的夫人突然的死在了一個陌生人的床上,而且不知道被哪只鬣狗恰巧的偶遇到了,導致今天新聞的第一條就是這個,還在整個科倫城傳遍了,這對于對于一名貴族子爵來說是莫大的侮辱了”,艾爾嘆氣的說道。

            “這種貴族外遇的事,不是應該由偵探來調查的嗎,畢竟警官們不太長擅長這個”,克倫斯笑著問道,“心里卻在想,科倫城的警官們滿腦子都是肌肉,如果這種事情交給你們恐怕會適得其反吧”。

            艾爾點了點示意克倫斯說的并沒有錯,滿臉苦澀的說道“貴族老爺們對羅恩的死并不滿意,覺得僅僅是一件破舊的衣服,和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血液是在搪塞他們”,然后有些埋怨的看了克倫斯一眼,似乎正在詢問羅恩的尸體在哪里。

            克倫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在心里腹誹了幾句,“就算我告訴你羅恩的尸體在哪,你們真的會相信嗎?,此刻最有發言權的應該是阿奇柏德”。

            深深嘆了一口氣,艾爾繼續說道“這件事讓貴族們和沙琳·邁卡夫人的事情聯系到了一起,他們覺得兇手仍然沒有死,只是換了一個殺人的手法,然后就將這件事一起丟給了我們”。

            呵呵!,海登聽著艾爾這有些夸張的說法,輕笑了一聲,然后開口說道“尊敬的艾爾局長,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情”。

            聽著從海登口中叫出的局長這個稱呼,艾爾頓時感覺自己的背后一涼,像是想起來什么一樣,快速的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1索契7米勒還有克倫斯3米勒的酬勞,總計2索契,伸手遞給了海登。

            海登伸手接過這雕刻著圣約翰帝國第一任執政官頭像的兩枚硬幣,臉上出現了滿意的表情,對忐忑的艾爾笑著點了點頭,然后繼續專心于自己手中的報紙,對接下來的話題顯得興趣缺失。

            “不是應該是我的酬勞嗎,海登先生你為什么接的那么自然,是不是應該給我留一些”,克倫斯眼巴巴的看著海登將2索契放進了自己的口袋,在心里不禁的羨慕道。

            搖了搖腦袋的克倫斯,將對金錢的羨慕暫時拋在了腦后,關切的詢問了一句“艾爾先生,卡木豪爾孤兒院怎么樣了”。

            這是克倫斯昨晚回來后就一直想知道的問題,他想知道沒有羅恩的孤兒院,接下來的命運會是怎么樣的。

            艾爾給了他個放心的眼神,平淡的說道“迪莉·瑪特麗太太暫時的替代了院長的身份,我想她應該很喜歡這個新的身份”,艾爾想到了那個嚴厲護短的老婦人,嘴角不禁的流露出一絲笑容。

            聽到關于孤兒院的事情后,克倫斯頓時松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徹底松了下來,在心里暗想道,“這或許是最美好的結局吧,也算是對原主的記憶有個好的交代”。

            “克倫斯,這次可能又要麻煩你了”,艾爾話鋒一轉有些為難的說道,然后轉頭看向躺在安樂椅上的海登,看他是否同意。

            “只要有合適的酬勞,我想克倫斯是不會拒絕的,你說是吧”,海登微笑著望向克倫斯。

            “得,解決了罪犯,酬勞也沒我的”,克倫斯再心里吐槽了幾句這個摳門的雇主,然后對著艾爾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也沒有意見。

            這其實和他想的并不矛盾,一直等待背后隱藏的敵人出現,不如在有限的條件主動一些,性格咸魚的克倫斯總算是打算翻一下身子了。

            汪,汪,汪!

            阿奇柏德像是感覺到了接下來還會有著食物出現的樣子,從一旁走了出來,回應似的對克倫斯吠了兩聲。

            黑灰色相間而且體型碩大的狗,這是自己從未見過的品種,讓一旁對那只白色小狗,仍然心有余悸的艾爾,結結巴巴的問道“克,克倫斯,你居然有兩條”。

            狗字還沒出口的時候,艾爾就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冰冷視線緊緊的盯住了自己,很熟練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繼續說道“你居然有兩位朋友嗎”。

            克倫斯輕笑了一聲,并沒打算回答這個問題,然后抬手對向艾爾這位對阿奇柏德似乎產生了某種陰影的局長先生介紹道“艾爾先生,你可以稱呼它阿奇柏德”。

            “阿奇柏德”,艾爾在心里重復了一遍這個奇怪的稱呼,鄭重的對阿奇柏德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在稱呼你是狗了。

            大約十分鐘后,克倫斯兩人和一條狗走出了懷表店,在等待了許久后,坐上了一輛出租馬車。

            因為擔心阿奇柏德真的像自己所認知的哈士奇一樣,克倫斯特地從懷表店的倉庫內,找到了一條不知是什么植物編織而成的繩子,將其套在了阿奇柏德的脖子上。

            對此感到異常憤怒的阿奇柏德,只能在克倫斯語言的壓迫中勉強同意了,在自己的脖子上,增加這條讓狗難以接受的枷鎖。

            走了沒多久后,坐在出租馬車一側的艾爾突然顯得有些不安,眼神不停地飄忽著,偶爾還會不經意間掃過克倫斯,似乎現在有什么問題讓他的壓力非常大。

            克倫斯注意到了艾爾的不安后,忍不住好奇的問道“艾爾先生你有什么困擾嗎,雖然他很想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