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噓,別出聲

        正文卷 第129章 驚秋山秘聞(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男生扯了扯嘴角:“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真的!濒滕Q無力地說,嘴唇失了血色。

            她覺得自己有些眩暈,可能是因為沒吃早飯導致的低血糖。

            “我看到的那個人,臉很白,很白,白得五官都模糊了,分不清男女,穿著——”

            她斟酌著用詞,余光瞥見地上的兩具尸體,腦海里突然閃過一道光,指道:“就跟那個人一樣,對,一模一樣!

            她說是地上那具穿著藏藍色風衣的男尸。

            男生看了一眼,不耐地皺了皺眉。

            綦鳴收回手指,有些尷尬:“對了,我叫綦鳴,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男生吐出兩個字:“尹信!

            他說完就轉過頭去,靜靜地看著草坪,仿佛整個人都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霧氣,情緒很是低沉。

            半個小時后,警察上山了。

            兩具尸體已經確認死亡,被抬上了警車,送去做進一步的解剖驗證。

            尹信和其他的青年都需要去派出所做筆錄,綦鳴只能沉默地跟他揮手告別。

            草地上拉了幾條黃色的警戒線,她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走到了野炊區的商鋪。

            商鋪廊下的監控正對著草坪,可惜剛剛被警察調走了,也不知道有沒有拍到那個白色的人影。

            如果,如果那個白影不是個人的話,監控也許是記錄不了的。

            綦鳴一邊想著,走進一家店鋪,打算買瓶水喝。

            之前在山上跑了那么久,她有些口渴。

            拿起一瓶礦泉水后,她正要去收銀臺付錢,一抬頭卻看到了貨架上售賣的筆記本,封面印了一個日本的動漫角色。

            黑色的斗篷,白色的面具,兩只眼睛下還有三角形的紅色圖形,她知道這個角色,叫無臉男。

            心里咯噔一下,綦鳴腦海里又浮現出那個白到差點失去五官的人,他的臉就像戴了面具的無臉男一樣,只不過他的面具沒有色彩,連漏出來的眼睛都是白的。

            她慌亂地付了錢,握著礦泉水瓶往外走。

            這個地方真是詭異至極,她一秒都不想多待了,她要回去,最好是馬上離開驚秋山,去另外一個城市。

            門外有直達山腳的觀光車,綦鳴趕緊坐了上去,付錢讓師傅往山下開。

            觀光車慢慢起步,司機從后視鏡里打量了她幾眼,覺得有些眼熟:“閨女,你之前來過這兒不?”

            綦鳴看著窗外:“沒有!

            “沒有啊,我看你眼熟,還以為你來過嗎!彼緳C師傅看她不想說話,也就沒再聊下去了。

            到了山腳下的廣場,觀光車停了下來。

            綦鳴跳下車,前往大巴車車站。

            車站旁邊,有一棟兩層小樓,門窗都有些老舊,二樓陽臺晾滿了床單被罩,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奶奶拿著雞毛撣子打灰。

            她好奇的看了兩眼,結果發現陽臺上睡著一只黑貓,貓身盤成了一團,時不時彈一下后腿,像是在夢里遇到了什么激烈的事情。

            這只貓瘦瘦小小的,讓她想起了出發前一天晚上從二樓墜落的小貓,都是一樣的弱小可憐,只是一個還活著,另一個已經死了。

            樓下有幾個七八歲的小孩子,正在水泥臺階上跳上跳下打鬧,不知是誰突然提出要玩“貼膏藥”的游戲,其他的孩子都停止嬉戲,圍成了一個圈。

            “玩不了呀,我們只有五個人,要是尹信哥哥在就好了!币粋小女孩說道,五個人,圍一圈就滿了,還要找一個追的人和一個逃跑的人呢。

            另一個孩子說:“我可以去把馨怡姐姐叫下來玩!”

            綦鳴注意到上一句小女孩說的那個名字,尹信,會是她在山上認識的那個尹信嗎?

            她想上去問點什么,卻看到一個孩子飛快地跑進小樓,把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女喊了出來,她頓時一怔。

            好熟悉……

            但是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綦鳴看著對方發呆,少女也抬起頭,向她看了過來,兩人的神情出乎意料地相似。

            “堂姐?”李馨怡滿臉恍惚,“你不是……”

            綦鳴比她更不可思議:“你怎么在這兒?”

            “我,”李馨怡話被打斷,愣愣道,“我來找你啊!

            綦鳴奇怪道:“你早就知道我在這兒?”

            李馨怡遲疑地點頭。

            “那你知道……”綦鳴欲言又止,她想問她知不知道幼怡失蹤的事,又怕她受不住打擊,同時心里浮現出一條疑問,“你怎么知道我來驚秋山了,誰告訴你的?”

            問完這句話,她心里仿佛撥云見霧一般,一下子就清明了。

            是啊,邀她來驚秋山的人是幼怡,除了幼怡,還會有誰告訴她這件事?

            所以這一切果然都是幼怡的惡作劇吧!

            李馨怡被她問得一愣,不是她給自己發的消息嗎,只是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一旁的小女孩抱住了手腕:“馨怡姐姐,你可以陪我們玩一會兒游戲嗎,我們人不夠!

            一群小孩子紛紛開口:“馨怡姐姐,陪我們玩會兒嘛!”

            就連綦鳴都被一個小孩子拉住了衣袖:“姐姐,你也來玩好不好”

            “對不起呀小朋友,姐姐還有事,不能陪你們玩了!崩钴扳芙^道。

            她看著綦鳴,神情復雜:“堂姐,要跟我上樓聊聊嗎?”

            綦鳴點點頭,跟她一起進了門。

            李馨怡一邊走一邊說:“這里雖然條件不太好,但是離驚秋山近,我租的房間在樓上,每天有誰進出登山口,站在陽臺上都能看見!

            “租?”綦鳴問,“你在這里住很久了?”

            兩人一前一后踏上樓梯,李馨怡轉過身看她,一雙眼睛水亮亮的:“住半個多月了,堂姐,你之前去哪兒了,我把整座山都找遍了,也沒找到你!

            綦鳴腦子里轟隆隆的:“你這些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找我……”

            她才來一天,她在這兒找了她半個多月?

            是她聽錯了還是李馨怡瘋了?

            “堂姐,”李馨怡站在高她兩階的地方垂眸,眉骨下是兩道深深的陰影,“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

            砰——

            綦鳴心跳驟停,身體仿佛凍成了冰塊,她攥緊拳頭,猛地抬頭,一張白如豬皮的尖尖肉臉映入眼簾,漆黑的嘴洞發出無聲的嘲笑。

            “!”她發出一聲急促的尖叫,往后倒了下去。

            “堂姐!”李馨怡嚇了一跳,一手抓住欄桿一手去抓她的手臂,幸好及時拉住她,沒讓她從樓梯上滾下去。

            綦鳴才站穩身子,就一把揮開她的手,貼在墻上大喘氣,臉色白得像紙。

            “我不是你堂姐,不是,你認錯人了!彼箘艃簱u頭,身體害怕地戰栗。

            “我沒認錯,你明明就是我堂姐!你都一年沒回家了,發消息不回打電話也不接,大伯和大伯母都快急死了,堂姐,這一年你到底去哪兒了?”李馨怡又氣又急,大聲質問道。

            綦鳴依舊發著抖,目光穿過眼前的碎發落到李馨怡身后,陰影里,白色的人臉靜靜地飄在空中,凝脂一般的白膩眼球注視著她,仿佛也在等她回答。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