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蕓魂記

        正文卷 第42章 弄臣(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白宇抬眼望去,廳內十多個妖族男女分別在少年兩旁站立著,個個臉上表露出或是不屑或是嘲笑的神態。唯一落坐的只有那名少年,蹺著二朗腿,右手托腮,左手把玩著法拉里斯指環,饒有興趣地睨著白宇。此少年無疑是三帝之一的白帝帛俊逸了。

            大廳內一派請君入甕的態勢……

            白宇靜默站立,但全身畜力,燕巢幕上,卻鎮定異常,隨時準備孤注一擲。

            易青青從少年一側扭著腰肢踏前來,“辛苦你跟在我身后,陪我游山玩水了好幾天。很迷惑為什么我一早知道吧?”易青青掩嘴而笑,又道:“你到現在還沒發現身體內的東西?不應該!”

            白宇心頭一窒,腦海里劃過在月城時柔情蜜意那一幕。但又搖了搖頭,不會的,我相信小璐。

            觀賞著白宇神色變幻,席上白帝帛俊逸嘴角上揚,朗聲道:“出來吧,都這個時候了!

            一側內室的門簾緩緩掀起,唐璐身體微顫地步入,低著頭不敢與白宇對視。

            白宇心臟一緊,身影一閃,把白璐護在身后!靶¤,他們有沒有把你怎樣受傷了嗎?”

            挺拔的身姿擋于身前,唐璐抬頭凝視,白宇,還是那個溫潤如玉的白宇,連聲音話語都如此溫柔,只是,從今往后我們便咫尺天涯了吧,我終將失去了你。唐璐哽咽,難以言語,只不住地搖頭。

            環視周遭,現是四面楚歌,白宇不免心下惶恐,身體不禁微顫,他可不懼生死,卻只怕難以護得心愛的人周全。

            “小璐,你聽我說,我待會兒施展本命幻晶結界抵擋著他們,你要把握時機沖出重圍,知道嗎?”

            “不!”白宇不是這樣的!唐璐十分痛恨自己,是自己把白宇處于危機之中,白宇卻想著以命相搏,換自己的生機。

            “呵!”白帝帛俊逸興致盎然地觀賞著白宇的愚笨。

            易青青心領神會,風馳電掣間捉住唐璐右手手臂。

            白宇一驚,霎時拉緊唐璐左手手腕。心有余悸,差一點,就差一點,便失去小璐。

            易青青笑得張揚:“哈哈,你就不怕把心愛的人兒給扯斷手臂?”

            易青青加大靈力,撕扯著唐璐右手手臂。唐璐疼痛難耐,卻一言不發,只是咬著唇,沁出了血。

            白宇心痛得難以自抑,無奈放手。

            唐璐被拉扯過去,易青青示意讓兩人把唐璐禁固著,使其不能彈動。

            易青青掏出兩把匕首,一把丟在白宇跟前,一把在唐璐身上游走比劃著,“你說,是我匕首快,還是你的反應快?”

            白宇臉色一白,立即撿起匕首。

            易青青一邊看著白宇,一邊把匕首壓在唐璐左手手臂上。

            白宇見狀,馬上在左臂劃上一刀,血花濺起,血液汩汩而出。

            “很好!熱身完畢,現在玩認真的嘍!”

            易青青疾如雷電地在唐璐手上、腳上、身上各處比劃著,白宇按著易青青在唐璐身上比劃的方位在自己身上相應的地方手起刀落,不假思索地割開皮肉。白宇全身十幾處刀傷破裂后,已然一個血人。

            易青青仍不盡興,揚手把匕首作勢刺去唐璐腹部。

            “啊……宇,不要!嗚嗚……”唐璐泣不成聲。

            白宇毫不猶豫地把匕首刺進腹部,血液奔涌而出。

            眾妖一臉興奮的神色,哄堂笑語不斷……

            ‘啪啪啪’……“精彩,的確比《弄臣》精彩!不過……青青,夠了!免得他不夠體力去取毛利食人族族長綠石權杖!卑椎鄄∫莸。

            “是!”易青青應著,順勢讓兩妖松開對唐璐的禁固。

            白宇正色道:“你們先把小璐放了,我答應你們去取權杖!彪m不知是什么物件,應是存在一定危險,但自己還有利用價值,便可爭取保全小璐的條件。

            “哈哈!币浊嗲嘌谀樁,“你是有利用價值,可卻沒有談判的權利。怎么,你還由不自知?你在唐璐子母蠱的控制下,不是把尸山的任務完成得很好嗎?”

            易青青的話語讓白宇雙耳嗡鳴,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唐璐下的不是情蠱嗎?白宇不禁在搖頭,卻甩不掉腦海中不斷閃現的尸山的景象,二十多具的尸體橫陳在地,嘶聲裂肺的呼喊聲,血流遍野……白宇強壓著心中的驚悸,轉向唐璐,不得不問出那一句:“尸山與我有關,是真的嗎?”

            唐璐顫顫巍巍,聲如蚊吶地道:“對不起……是我控制了你!卑子,真的對不起……

            呵,原來真的是我,我才那是真正的兇手,是我害了秦樂,害了那么多神族的子弟……白宇心胸泛起窒息的痛,一幕幕心心相印的往昔突然支離破碎,一幀幀海誓山盟的過往突然分崩離析。白宇雙眼通紅,凝視著唐璐,“那一吻,我以為是因為我做得還不夠好,你沒安全感,對我沒信心!彼悦髦切M,卻隨了你的愿!昂,你為什么要利用我?你是否從來就沒愛過我?”

            唐璐仿佛聽到白宇淚水滴落的聲響,那是心碎的聲音。唐璐搖著頭,雙手捂住嘴巴,壓抑著不讓自己發出嗚咽聲,心中瘋狂地吶喊: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白宇……

            “不是常言道,相聚是短暫的嘛。行了,干正事吧。唐璐,讓他去取鎮壓在鹿洞火山深淵的毛利食人族族長綠石權杖吧!

            唐璐一臉驚恐,不可思議地轉身看著白帝帛俊逸。毛里求斯海島就是形成于海底火山的噴發,即現今的鹿洞火山。讓白宇去取鎮壓在鹿洞火山深淵的毛利食人族族長綠石權杖,無疑是火中取栗,引火。

            “心疼呢?別擔心!他可是結界之子啊!币浊嗲嘈σ庥負ё√畦吹募绨,又輕聲道:“你可別忘了你的父母還在陰冷的地淵里,每天受著雷罰的折磨,正等著你的拯救,與你團聚呢。呵呵,要怪就怪你母親為什么那么傻,居然迷戀人類,一具泥塑的軀殼。白帝大量,讓你們有戴罪立功的機會,你可要好好把握哦!”

            唐璐全身劇顫,陷入痛苦的回憶深淵中。是的,父母健在是她多年來遙不可及的奢望,如今卻得愿以償,但需付出的是比割肉削魂更慘烈的代價——對心愛的人的背叛,甚至是殘害。但還可以選擇嗎?還能選擇嗎?

            白宇深知不能擺脫被控的命運,可絕不能一錯再錯了,自己雙手已沾滿了神族兄弟姐妹的鮮血。白宇對自己痛惡到極點,唯愿以死謝罪,了結更多傷亡的可能,便孤注一擲地運起靈力,聚結于右手,擊向自己天靈……

            白帝帛俊逸掌風掠過,擊向白宇。白宇跌坐在地,被打斷自行了斷的行徑。

            白帝帛俊逸怒道:“唐璐,你再不動手,我就滅了你父母,然后讓他陪葬,可好?”

            唐璐頭痛欲裂,心抽搐得不能呼吸,對不起,宇,對不起!既已選擇,就無從退路了……

            絲絲縷縷的靈氣穿過惑音石,帶出細鈴般的之音,白宇悲傷欲絕的神情變得迷惘恍惚,漸而目光呆滯。

            別墅外的角落,葉韻俏無聲息地沒入黑暗,全身而退后即時燃起一張信符,裊裊青煙飛卷上天……

            女丑雖沒招認巫族與尸山作亂有關,但因著蛛絲蕈只出自尸山,而秦樂一直被鎖于碧空山,無法與外界交流,且經陸子天、白寧等家族一再作保,也承諾繼續不遺余力地查清事實,揪出始作俑者,所以秦樂最終有驚無險地被釋放了。

            白寧一眾人在空靈湖旁迎接秦樂。趙玲兒笑說道:“雖然臉容憔悴了點,但精氣神無損?磥砟銢]被非人對待!

            尚永深拍了拍秦樂肩膀,示意回來就好。

            秦樂目光掃過眾人,把情意雋刻于心!爸x謝!”

            “韻和白宇呢?”

            眾人對視了一下,白寧道:“樂,這幾天你先休整一下吧!我們幾個去接應一下葉子。宇之前去查妖族易青青,還沒什么進展信息傳回來。而葉子剛傳來信符,讓我們盡快與她匯合!

            “韻單獨行動?”

            “她應該是自己查到了什么線索,走得太急,只傳信留言了。你也別太擔心,葉子一向做事謹慎!碧K佩君勸慰道。

            陸子天摸摸鼻子,笑言道:“他不可能放心的,我們現在一起趕過去吧!

            秦樂與陸子天相視而笑,突覺這一刻彼此惺惺相惜。

            毛里求斯鳩比市,四周綠翠環繞,徐風輕輕。秦樂與葉韻滿心喜悅地相擁,短暫的溫存后,葉韻依依不舍地離開秦樂的懷抱,與眾人正色道:“白寧,白宇有危險。抱歉!我之前尾隨陸天胤其母身旁的待衛,看見他把子天的氣息附著虎蛟青銅壺上,想插贓嫁禍,我出手破除了障覆,但同時也察覺到器皿上竟有白宇的血跡。理應白宇只取惑音石,很早出了尸山,器皿上不可能有他的血跡……所以,我留言獨自去探查了!比~韻略作深呼吸,把探查信息一一道出。

            “怎么會這樣,那現在白宇人呢?已經在火山深淵了嗎?那蠱能解嗎?”白寧身體不可自抑地顫抖著,恐懼充斥著內心,著急地捉住葉韻手臂急聲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