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快穿大佬:拯救那個病嬌小可憐

        正文 第306章 撿了一個小夫郎(二十五)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306章撿了一個小夫郎(二十五)

            “我不同意!

            &;&;&;&;南挽大步走了過來,沉聲道。

            &;&;&;&;見南挽趕了過來,楚宣身形一頓,握著匕首的手悄然松開。

            &;&;&;&;他安全了。

            &;&;&;&;有這人在,他不會有危險。

            &;&;&;&;“你……”

            &;&;&;&;聽到熟悉的聲音,北寒神色驚疑不定。

            &;&;&;&;“你不是中藥了嗎?”

            &;&;&;&;那副藥,藥性極強,沒個兩三天恢復不過來。

            &;&;&;&;“難道你沒喝?”

            &;&;&;&;“不!

            &;&;&;&;下一秒,她就搖頭否認,她親眼見到對方喝下去。

            &;&;&;&;南挽挑了挑眉,避而不答。

            &;&;&;&;空間里,系統得意洋洋。

            &;&;&;&;就你這小伎倆,還想瞞過我?

            &;&;&;&;南挽走過去,把楚宣抱在懷里,轉身欲走。

            &;&;&;&;“南挽!

            &;&;&;&;北寒叫住她,眉頭緊蹙:“你不怕我把你的身份告發嗎?”

            &;&;&;&;“你把他放下,這件事還有商量的余地!

            &;&;&;&;女皇對南挽可謂恨之入骨。

            &;&;&;&;“你覺得是北國女皇更重要還是我一個戰場余孽重要?”

            &;&;&;&;南挽停住腳步,反問。

            &;&;&;&;戰場余孽隨時都可以殺,但殺北國女皇就這一個機會。

            &;&;&;&;女皇不傻,自然會選收益最大的。

            &;&;&;&;“你……”

            &;&;&;&;北寒瞳孔微縮,指甲死死掐著手心。

            &;&;&;&;她的身份連女皇都不知道,南挽是怎么知道的?

            &;&;&;&;楚宣臉上更是難掩驚訝。

            &;&;&;&;從北寒的表情來看,南挽說的十有八九是真的。

            &;&;&;&;他沒想到,北國女皇竟如此膽大?孤身一人來凌國。

            &;&;&;&;“今日之事,我記下了!

            &;&;&;&;說完,南挽看也不看北寒一眼,抬腳離開。

            &;&;&;&;“太子有令,任何人都不能出府!

            &;&;&;&;還沒走到門口,他們就被小廝攔下。

            &;&;&;&;南挽回頭,似笑非笑地看了北寒一眼,眼里滿是譏諷。

            &;&;&;&;“讓他們走!

            &;&;&;&;北寒臉上又青又白。

            &;&;&;&;她就不該相信楚凝這個豬腦子能想出什么好主意,現在人沒得到,身份還暴露了。

            &;&;&;&;在還沒離開凌國之前,她隨時隨刻都會遇到危險。

            &;&;&;&;小廝猶豫不決。

            &;&;&;&;“我說,讓他們走!北焙岣咭袅。

            &;&;&;&;“是!毙P恭恭敬敬行了一禮,主動放行。

            &;&;&;&;南挽。

            &;&;&;&;看著他們的背影越來越遠,北寒忍無可忍,手重重錘向一旁的墻壁,鮮血直流。

            &;&;&;&;她記下了。

            &;&;&;&;不管在什么時候,南挽這人都極惹人厭。

            &;&;&;&;不過沒關系。

            &;&;&;&;北寒臉上扭曲,等女皇一死,她就舉兵攻打凌國。

            &;&;&;&;到時不管能得到楚宣,還能讓南挽后悔今日的行為。

            &;&;&;&;這么大的動靜,太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裝聾作啞。讓南挽尋到空子,出了府。

            &;&;&;&;“主子!

            &;&;&;&;趙回一直守在太子府門口,見他們出現,心里的大石頭才落地。

            &;&;&;&;如果不是事先得到吩咐,他早就強闖進來了。

            &;&;&;&;南挽抱著楚宣登上馬車。

            &;&;&;&;趙回充當馬車夫,護送他們離開。

            &;&;&;&;馬車內的氣氛很寂靜,一時之間,只能聽到車輪滾過青石板路發出的轱轆聲響。

            &;&;&;&;南挽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宣眼神飄忽,就是不敢看南挽。

            &;&;&;&;趙回感到奇怪,但沒有多問。

            &;&;&;&;主子之間的事還輪不到他來插手。

            &;&;&;&;“你藥效解除了嗎?”

            &;&;&;&;楚宣開口打破了平靜。

            &;&;&;&;“解除了!

            &;&;&;&;南挽聲音淡淡,聽不出情緒。

            &;&;&;&;見她這般,楚宣臉上不禁懊惱,他知道自己惹這人生氣了,但不知道該怎么哄。

            &;&;&;&;他從來沒哄過人。

            &;&;&;&;“楚宣!

            &;&;&;&;看著他魂不守舍的模樣,南挽嘆了一口氣,正色道:“如果我沒及時趕到,你是不是就答應了!

            &;&;&;&;“我……”

            &;&;&;&;楚宣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他不想答應,但他不能拖累南挽。他已經連累南挽很多了,不能總是給對方拖后腿。

            &;&;&;&;再說,他不一定會讓北寒得逞。到時若真如北寒所愿,他就殺了她,然后自殺。

            &;&;&;&;“把手張開給我看看!

            &;&;&;&;南挽冷不丁道。

            &;&;&;&;楚宣下意識把手縮成一團。

            &;&;&;&;南挽輕輕攥住他的手腕,不容拒絕地攤開他的手。

            &;&;&;&;手掌中間有一道長長的傷疤,傷口是新生的,還沒愈合。

            &;&;&;&;楚宣急忙收回手,別扭道:“我沒事,只是不小心!

            &;&;&;&;“不小心?”

            &;&;&;&;南挽攥著他的手腕,又氣又怒:“你敢說這是不小心?”

            &;&;&;&;這刀疤一看就是匕首劃的。

            &;&;&;&;她一進來,楚宣手上就握著匕首。為了讓自己清醒,他不惜自殘。

            &;&;&;&;“對,就是不小心!

            &;&;&;&;楚宣莫名很委屈。

            &;&;&;&;他一心為這人打算,可這人卻不領情。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語氣生硬:“這是我自己的事,不勞南王掛心!

            &;&;&;&;前幾日喝醉酒撒嬌的人是他。

            &;&;&;&;如今冷若冰霜的人還是他。

            &;&;&;&;楚宣從來不否認對南挽的心意。

            &;&;&;&;只是時局混亂,在沒去除所有障礙之前,他盡管動心也不說。

            &;&;&;&;“主子,怎么了?”

            &;&;&;&;見車內爭執不休,趙回有些納悶地詢問。

            &;&;&;&;主子跟南將軍從來沒吵過架,怎么今日吵了起來?

            &;&;&;&;看樣子還是主子惹南將軍生氣。

            &;&;&;&;“閉嘴!

            &;&;&;&;楚宣冷著臉警告。

            &;&;&;&;這時候,他誰的話也不想聽。

            &;&;&;&;“你又在生什么氣?”

            &;&;&;&;南挽無奈,伸手將他摟在懷里。

            &;&;&;&;楚宣想要掙脫,但渾身無力。

            &;&;&;&;“我沒生氣!

            &;&;&;&;這一聽就是假話。

            &;&;&;&;南挽沒揭穿,自顧自道:“我很擔心你!

            &;&;&;&;楚宣怕她會出事,同樣,她也怕楚宣會出事。

            &;&;&;&;可能會黑化。

            &;&;&;&;想到系統說的話,南挽心里就一陣亂麻。

            &;&;&;&;如果不是瀕臨絕望,不可能會走上黑化這一步。

            &;&;&;&;“嗯!

            &;&;&;&;楚宣神情軟化下來。

            &;&;&;&;他對這人,實在生不出火氣。

            &;&;&;&;“妻……主!

            &;&;&;&;楚宣別扭道:“是我錯了!

            &;&;&;&;馬車突然卡住了。

            &;&;&;&;趙回勒著韁繩,臉色活脫脫像是見了鬼。

            &;&;&;&;以他習武之人的耳力,自然能將馬車內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這事,說不清誰對誰錯,雙方都在為對方考慮。

            &;&;&;&;只是他沒想到,主子居然會開口認錯。

            &;&;&;&;印象中,這還是對方第一次服軟。

            &;&;&;&;南挽眼神悵然,她想到失憶時候的楚宣,對方也是像現在這般。

            &;&;&;&;“妻主!

            &;&;&;&;見南挽沒回應,楚宣手指微微用力,攥緊南挽的袖子。

            &;&;&;&;妻主是在想什么人嗎?

            &;&;&;&;楚云?

            &;&;&;&;妻主喜歡的人是他嗎?

            &;&;&;&;南挽回過神來,將他抱的很緊:“這事我也有錯!

            &;&;&;&;怪她大意,中了楚凝的計。

            &;&;&;&;明知對方不懷好意,卻沒有做好防范。

            &;&;&;&;“妻主沒錯!

            &;&;&;&;楚宣固執地堅持。

            &;&;&;&;就算有錯,那也是楚凝的錯。誰能想到,她居然敢公然動手。

            &;&;&;&;

            (本章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