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滄笙踏歌

        正文卷 第245章 怎么會是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 r2>r2()“哦,是嗎?原來滄王爺是這樣想的,大名鼎鼎的醫圣源公子還會弄錯藥?磥磉@醫圣之名怕是浪得虛名吧!”無心也不明說,淡淡的笑了笑,玩笑著說道。

            夜雪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自家主子臉色一點一點的沉下去,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他知道,無心的話意思很明顯,醫圣源公子怎么可能連兩位藥性相左的藥材都搞不清楚呢。怕是有其他什么原因吧。

            “丁瑤,這藥是誰煎的?”夜滄笙看向一旁不明所以的丁瑤,冷聲問道。

            “是,是奴婢親手煎的!”丁瑤被夜滄笙的氣勢所攝。有些緊張的回道。

            “藥是誰抓的?”夜滄笙繼續追問道。

            “是…”

            丁瑤剛想回答,卻被無心打斷到!皽嫱鯛斎绻嫦胫勒嫦,直接去查看一下藥方就是了,何必為難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本王自會去查看!不過本王也不會聽信你的一面之詞,萬一是你記錯了雪蓮和火蓮的功效呢?”夜滄笙冷聲說道。

            “如果滄王爺不信,大可以去問問一些有經驗的老大夫,我想他們應該不會都記錯吧!”聽夜滄笙的質疑,無心也不惱火,依舊從容淡定的說道。

            “本王自會去查清楚!不過如果真是弄錯了,可有辦法補救?王妃的臉可還治得好?”夜滄笙冷冷的看向無心,心里卻多了幾許期待。

            如果真如無心所說,是傾源故意弄錯了藥,故意不讓小野貓的臉好起來,那他之前所說的小野貓的臉治不好也有可能是胡說的。

            如果傾源說的真的是假話,那么小野貓的臉會不會有救,會不會還能夠恢復原貌?

            “有我在當然能治好!”無心很是自傲的說道。

            別的不說,這恢復容貌對他而言簡直是輕而易舉。

            “真的?那太好了!”丁瑤聽了無心的話率先高興的跳了起來。丁夜的嘴角也微微上揚,顯示出他內心的小雀躍。

            踏歌看著眾人的神色,這才回過神來。難不成之前他們說她的臉可以恢復都是唬她的,之前她的臉根本就治不好。

            要不是無心這會出現鬧了這么一出,恐怕她還被蒙在鼓里。

            難怪給她纏的跟個木乃伊似的,恐怕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臉才這樣做的吧。

            “無心,你說我的臉能治好,那我這一身的紗布什么時候能拆了?”踏歌問道。

            “隨時!”無心笑著說道。

            “原來還真是這樣,臭冰山你們讓我纏這么多紗布原來只是不想讓我看到自己的臉有多丑是吧,根本不是為了給我治臉上的傷。還害的我在這床上箍著好幾天了。連笑話都聽不得!”踏歌氣狠狠的看著夜滄笙,沒好氣的說道。

            “啊…小野貓你想多了,沒有的事兒。不過這會我還有點事兒,我先走了,晚些時候我再過來陪你!”夜滄笙見踏歌這樣子怕是猜到了,干笑了一下,帶著夜雪立馬一溜煙兒的跑了。

            “臭冰山,你給我回來!”踏歌見夜滄笙遁走,用手扒開唇邊的紗布,毫不顧及的大聲喊道。

            可是卻沒有見到夜滄笙回頭。只留下一抹匆匆遁逃的背影而已。

            無心看著這般歡脫的踏歌,似乎與記憶中的女子重合,記憶中小師妹也是比較開朗、活躍,一直都是他們的開心果?墒且呀浐镁脹]見過她那般活潑了。

            丁夜見無心看著踏歌出神,尷尬的咳了兩聲,說道:“主子你可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毒的?”

            “不清楚,沒什么感覺!”踏歌搖了搖頭,有些疑惑。那天她也沒亂吃什么東西,也沒有受傷,她也不知道怎么就中招了。

            “主子,那天我回二道里胡同的時候被人跟蹤,我逮住兩個跟蹤我的人,逼問之下發現他們是寧國公府的三小姐派來的,目的是阻止有人將鬼靈珠帶回來給你解毒!倍∫箤⒛翘斓氖虑樵敿毜恼f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給我下毒的是冉月?”踏歌蹙眉道。

            按理說她與冉月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因為君慕寒的事情,跟冉月有過一次沖突而已,其他也沒什么交集,怎么冉月就會想要她的命呢?

            “很有可能!”丁夜點頭說道。

            “如果真是她,那這筆賬我定是要好好跟她算算了!”踏歌沒想到,就是一次的沖突,冉月盡然這么費經心機的想要致她于死地?伤膊皇擒浭磷尤稳四媚,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主子莫急,這事兒等您好了以后再從長計議!”丁夜說道。

            “嗯,我知道!碧じ椟c了點頭。轉頭望向無心!盁o心,我身上這些東西現在能都拆了嗎?”

            踏歌所說的當然是身上的紗布。

            “現在當然可以拆了!只是主子日常還是要帶著面紗,以防日頭照曬,在臉完全復原之前都不可以摘下來!睙o心叮囑到。

            “那感情好,丁瑤你現在給我將這些破爛玩意全拆了,快把我憋死了!碧じ枵f道。

            “好的,主子!倍‖幥浦约抑髯幽侵钡哪,笑著說道,

            ……

            出了東院,夜滄笙收斂了笑意,看著夜雪沉聲道:“夜雪你去太醫院找幾個資歷老些的太醫問問雪蓮和火蓮的功效。再去京都幾家最大的藥房問問!記住這件事兒不能讓別人知道!

            夜雪知道,主子是對傾源起疑心了!躬身應到:“是,主子!”隨即退了下去。

            “等等,將夜風給我叫到書房來!”夜滄笙將夜雪叫住,吩咐到。

            “是,主子?”

            ……

            書房…

            夜風靜靜立在一旁,看著面色冷然的夜滄笙,心中甚是忐忑。不知道主子匆匆忙忙的讓夜雪將他喚來到底所謂何事。

            夜滄笙雙眸緊閉,躺在椅子上低聲道:“夜風,你可知道給王妃下毒的到底是誰?”

            “屬下,屬下不知!”夜風蹙眉,這幕后黑手的消息他掌握的還不是很多,以他猜想應該是某個京都中有權勢的大家族,否則不可能下這么一大盤棋。

            “是寧國公府的三小姐冉月!”夜滄笙緩緩睜開眼眸掃向夜風,眼中的寒意直要將夜風東結成冰。

            “寧國公府的三小姐?怎么會是她?”夜風猜想過陳婉婉,柳翩然甚至柳倩倩,因為當天她們跟王妃都有沖突?墒菦]想到,盡然是寧國公府的三小姐冉月。

            “怎么會是她?我還想問你呢!讓你辦的事兒可有走漏風聲?否則她怎么會盯上王妃?”夜滄笙一把將書桌上的東西掀翻,怒吼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