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爸爸要出嫁

        正文卷 第17章 活捉吳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r2>r2在省醫的日子很忙碌,不同的病人,不同的治療方案,與家屬溝通,有時還得化身大力水手,幫忙制服癲狂的病人!

            那天,中都總院的住院部樓底下支起了大氣墊,隔離帶拉成一個大大的圈,這樣的情景不時會出現在醫院里,接受不了自己病情的病人,扛不住經濟壓力的家屬,或者幻想癥的患者都有可能把自己置于危險之地!

            “什么情況?”王子程一邊脫白大褂一邊問身邊來請他的護士“消化內科陳醫生的病人,叫李建設,45歲,嚴重胃潰瘍,一直認為自己是胃癌,認為醫生不負責,檢查不徹底”,有時候,王子程面對情緒激動的病人,還得去現場幫忙做心理舒緩!等電梯到達頂樓,王子程放緩腳步往樓面層走去的時候,上面傳來了銀鈴般的笑聲“老李,說好了,我每天給你送熱牛奶和小蛋糕,你就乖乖配合陳醫生治療,到時候出院了我們去喝啤酒吃麻辣小龍蝦,你請筆趣閣!”“好的好的好的,說定了!”

            王子程往邊上水塔后面一看,一個小護士和穿著病號服的病人正坐在那喝著牛奶,吃著小面包,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笑著!幾位警察消防人員和陳醫生正站在附近無奈的笑著!

            “我們費半天勁,還不如無所謂一句你餓了嗎?”陳醫生看見王子程上來了,扯扯身上的白大褂走過來和他抱怨道!陳醫生拍拍王子程的肩膀說:“老王,我們是不是落伍了?”說完,陳醫生朝那兩個人走去,“吳畏,你別讓老李吃太多了”,“知道啦知道啦!”小護士頭都不回朝后面揮揮手!沒一會,兩個人就吃飽喝足了,李建設走在前頭,匆匆趕來的李嫂趕緊上前攙扶住埋怨道:“你盡胡思亂想了,給大家添多大麻煩!”老李訕訕的不敢吭聲!

            一場鬧劇被化解了,據后來陳醫生的描述,李建設就坐在那30公分寬的外沿,大家大氣都不敢出,生怕一個刺激他就往下蹦了,這個時候,吳畏就像個愣頭青,無視著救援人員示意她噤聲的手勢,手里拿著兩瓶牛奶和一袋面包興沖沖的就跑過去,攔都攔不住,她一邊過去,嘴里還大喊著:“老李,你在這啊,我找你半天了,你昨天不是想喝牛奶嘛,我給你帶來了,到病房都找不到你,他們說你來天臺看風景了,我一看,還真是你!下來下來,吃早飯,找你一早上,我都餓了!”這女孩子像個連珠炮一樣把話一口氣說完,李建設就那么蒙蒙的好像剛回過神來一樣,被吳畏拉扯著下來!“你看啥哪,這一大早霧蒙蒙的也看不清楚啊,陳醫生說你再消炎幾天就能回家了,等你出院了帶嫂子到處去看看,拍點照片給我!”救援人員被吳畏的舉動嚇蒙了,

            連忙悄悄的走到他們后面,準備隨時扯住他們兩個!

            李建設聽了吳畏那么說,情緒平復下來了,就那么跟著吳畏坐在臺階上,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吃起了早餐!也就是王子程上來看到的那一幕!

            王子程和陳醫生并排走進電梯,他對著正在整理白大褂的陳醫生說:“這個小護士很厲害啊,大智若愚!”

            “是挺愚的,來三個月了,那么一點工資都捐給有困難的病人了,不怕臟不怕累,你看吧,李建設這件事情她不定又得得一個警告,肯定還是笑嘻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陳醫生無奈的吐槽,他的語氣中還是掩飾不住贊賞!

            王子程記住了這個叫吳畏的小護士,是挺無畏的!

            有一天王子程正在例行查房,一大堆實習生跟在他的身邊,看他問診,看他親切的拉著病人的手鼓勵他們,精神有障礙的病人是很需要被人肯定,也需要被人親近,有時候就是因為人們把他們當成瘟疫唯恐避之不及,再加上言語的冒犯,家人的不理解才會導致病情加重,王醫生的做法無疑是讓病人得到最大的安慰,示意王醫生的病人的配合度都是很高的!

            “嗡嗡嗡嗡·····”王子程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名字立馬交代身邊的醫生繼續查房,他走到樓梯間接起了電話“吳爺爺,您好!”是吳心兒爺爺的電話,老爺子很少主動給他打電話的,王子程又想起了那個一夜長大的女孩子,現在應該大學畢業了吧?

            “子程啊,我是老吳啊,您最近工作忙嗎?”兩個人就這么聊了起來,從吳爺爺的電話里面的王子程得知了吳心兒考上了中都大學,還學習了護理專業,畢業后留在中都,現在和王子程一個醫院,吳爺爺告訴了他一個讓她震驚不已的消息,那就是吳心兒已經改名為吳畏,因為王子程的一番勸解,她想要做一個無所畏懼的人,雖然她參加了學校的18歲成人禮,實際生日是還沒有到的,所以改名很順利!

            “子程啊,爺爺拜托你,心兒肯定是沖著你去的,我和她叔叔勸不動她,如果可以,你幫我們多照顧照顧她,有空就回來看看我們這些老人家,那我和她奶奶還有外公外婆就心滿意足了,子程啊,爺爺請求你,心兒是我們吳家最寶貝的孩子,在你身邊我是很放心的,有什么困難就和爺爺說,爺爺全力以赴!”吳老言辭懇切,王子程耐心安撫著老人,承諾一定會好好照顧吳心兒的,請長輩們放心!

            放下電話,王子程心里就是一陣郁悶,看來那天天臺上沒心沒肺的小護士無所謂就是吳心兒這個丫頭了,而且,明明知道他就在這個醫院,也不來找他,看來這些年這孩子成長了很多!吳畏,無所謂,這么有個性啊,你不來找我,那就只好我去找你了!

            臨近中午,王子程忙完手頭的事情脫了白大褂就朝內科住院部走去,他的口袋里揣著早晨還不及吃的茶葉蛋,一路上打招呼的病人和家屬很多,大家都很喜歡這個很耐心很細心溫柔的王醫生,王子程不由得在心里鄙視吳心兒了,這么大的帥哥是你的老熟人,你還不搭理我了?還要我上桿子去找你,你真是年紀不大膽子很肥啊,看我怎么教訓你!

            住院部的走廊飄滿了飯香,大家都開始吃飯了!聽過陳醫生的描述,王子程也不找人打聽,看見護士站沒有她的身影,就一個一個病房找了起來!果不其然,在角落的一間病房,病房里飄蕩著一股不可名狀的味道,王子程看見了一個身影蹲在病床底下不知道在倒騰什么,病床上躺著一個老奶奶,一臉的不好意思!

            倒騰完的身影去打開了通往陽臺的推拉門,然后走到床前說“奶奶,換好啦,擦干凈啦,沒要緊的!”各個科室輪轉過的王子程自然知道這是病人造了瘺口,糞袋脫落了,這丫頭倒是不嫌棄!

            正要轉身出門的吳畏看見了立在門口挺拔的身影,她自然認出了是誰,但是頭還沒有那么鐵,心里慌得不得了,但是來醫院前說的話要算話,沒有做出點成績前,不能去找他,不能讓他看扁了,所以吳畏硬是假裝不認識的準備側身從他身邊走過去!意外的是王子程沒有攔住她,讓她出門后就在后面跟了上去,吳畏感受到后面的動靜,不由得加快了腳步,一頭扎進了護士站!王子程也不跟進去,就站在護士站外面饒有興致的看著那個已經快把透埋到桌子下面的吳畏!氣氛一度沉默了,安靜的那么詭異!別的護士也進來的,看到王子程站著,吳畏的頭快塞到抽屜里了,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正想開口詢問,沒想到王子程先說話了:“吳畏,你要不要去吃飯?”,護士姐姐也是聰明人啊,立馬把吳畏拉起來“無所謂,你趕緊去吃飯吧,吃完回家去休息,一會張曉梅就回來上班了,你這樣連班很辛苦的!”

            王子程在外面牙都咬碎了,本來早晨就能下班的,還要幫人家上班,這都不能叫無所謂了,叫拼命十三妹好了!吳畏正想開口拒絕,護士姐姐已經把她推進了更衣室,嘴角還有一抹了然的微笑!

            王子程也不著急,就坐在護士站旁的長椅上等著,椅子旁就是往電梯間和樓梯間的玻璃門,不坐這里,還真怕那只小機靈鬼跑了!,探頭探腦的吳畏看到了一臉笑意盯著她的王子程牌門神,無奈的走了出來,她換了便服,斜挎著一個大布包,磨磨蹭蹭走到王子程面前!

            王子程也不多話,站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開口道:“想吃什么,我請筆趣閣!”

            一聽到王子程沒有絮叨她,而是大方的要請筆趣閣,吳畏一蹦三尺高;“真的嗎真的嗎?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嗎?”王子程一臉黑線,你的身家能自己開家醫院了,你這一副吃不起飯的樣子不要太夸張,但是這話王子程也就心里嘀咕!他知道,如果這孩子是抱著吃苦的心態來的,那么她也能做到不花家里的錢,再說了,她那可憐的幾個工資不都捐了嗎?

            坐在王子程的車上,吳畏噤若寒蟬,她在思索王子程會用什么樣的開場白,或者罵她一頓?,或者······終于她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看向認真開車的王子程開口道:“王子程,你就沒有什么要和我說的嗎?”

            王子程眼睛看著前方路況,隨口答道:“有啊,你爺爺打電話找我了,讓你沒事回家看看!”吳畏點點頭,疑惑的又問“沒了?”

            “沒了!”王子程點點頭!吳畏偷偷的長吁一口氣,看來王子程還是很好相處的嘛,那以后我就不筆趣閣氣了!

            “帥哥,給我烤兩串魷魚,再來一打羊肉串,羊肉包子打包十個,那馕那馕,也給我打包十個!”吳畏指了指那馕坑里剛剛被夾出來的散發著麥香的馕,興奮的指點著!

            “叔叔,兩串糖墩兒,謝謝!”舉著糖葫蘆的吳畏一扭頭沖著還在新疆大叔那付錢的王子程喊道“這里這里,付一下!”

            “哇塞,我早就聽張曉梅說了好幾次這次麻薯了,可饞死我了,小姐姐小姐姐,芝士蔓越莓口味一樣一盒,泡芙也要一盒,原味的原味的!”吳畏一扭頭就走了,王子程趕緊補位,接過那一大袋吃的,順便付了款!看看現在的王子程,那里還有文質彬彬的樣子,左手右手掛滿了吃的,從胳膊肘到手心就沒有一點空位了!

            “無所謂,你站!”正蹦跳著往冰淇淋檔口跑去的吳畏聽到了王子程的大吼,剎住了腳步,回頭一看,一個被包裝袋子埋沒的男人掙扎著在那只佩奇氣球中甩出了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子程,王子程,王子程!”吳畏看著王子程狼狽的樣子旁若無人的笑彎了腰,引得路人一陣側目,視線所及也紛紛捂嘴偷笑!看著王子程臉漲得通紅在即將爆發的邊緣,她趕緊跑過去,把王子程甩亂的頭發撥好,然后接過他手中的幾個袋子,討好的說:“好了好了好了,不買了,不買了,我們去吃飯吧!”

            王子程呆立當場,原來逛蕩了這么久連開胃菜都不是,罷了罷了,誰讓自己答應她隨便吃的,畢竟也應承了吳爺爺要好好照顧她的!

            王子程慢慢的打開荷葉餅夾了塊鴨肉進去,蘸了醬就遞給了埋頭猛吃的吳畏,好家伙,這得是餓了多久了!

            “吳畏!蓖踝映棠昧耸纸聿敛潦,吳畏從烤鴨盤中抬起頭,嘴角還沾著醬,王子程拿過紙巾抬手給她擦了去,然后繼續說:“你就這么在這當個小護士?太辛苦了,回家去吧?”吳畏一臉無所謂的繼續造飯,然后含混不清的說:“挺好的,我干得很開心啊,就是比較窮點,我都好久沒有吃這么多肉了,都是吃食堂,我好想喝奶茶啊,我想吃冰淇淋,就這就這烤鴨,我都想吃很久很久了,每次經過這里都要聞上很久,可是,我的獎學金花完了,工資還沒發,王子程,以后你經常請我吃飯吧!要不然你就在家做飯給我吃吧,我不嫌棄,能入口就行!”吳畏頭都沒抬,一口氣叨咕了這么多!

            “好!”王子程不假思索的答應了,又感覺哪里不對勁“不是,吳畏,我們現在講的是你的問題!”王子程一臉被推入火坑還拉不上來的無奈!

            吳畏挑挑眉,一副計謀得逞的樣子!“我的問題就是吃飯問題,就是吃飯問題!這個問題解決了就沒有問題了!”

            吳畏看著揉眉心的王子程一頓傻笑,四年前,是他把從和那個不知所措的,無助無望的深淵里救了出來,在她最難的幾天里陪著她守護她,他像一束光照進深淵,拉起了她,告訴她不要怕要勇敢要堅強,他改變了她,她不會再是那個柔弱的小心兒,她的曾用名是吳心兒,她是爸爸媽媽的寶貝,她現在是吳畏,她要承擔起自己該承擔的責任和義務,她也要無懼無畏奔向自己的內心!她四年來她不打擾,她努力四年后,她準備好了,她要來找他,做什么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每天看見他,當然······嘿嘿,吳畏低下頭一抹不易察覺的淺笑浮現在她眼前,仿佛獵人耐心的看著她的獵物!

            王子程這時候的想法可就簡單多了,這孩子這樣暴飲暴食,是不是還有心理陰影,她是不是還沒有走出來?這四年她做了什么得好好了解她,找到原因,讓她真正開心起來!既然答應了吳家長輩,就一定要照顧好這個小家伙!

            小白兔與大灰狼的對決正式拉開序幕!

            醫生護士的上班時間不是那么固定,但是只要時間對得上,王子程總是跟在吳畏的身后,穿大街走小巷,去尋找和發掘各式各樣的美食,路邊攤蒼蠅小館他們不嫌棄,大酒店也能為了網紅甜品一坐一下午!

            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吳畏撅著小嘴,陪著王子程逛書店,去圖書館,而且很大一部分的書是給她買的,資料是給她找的,只有看完王子程給她買的書,做好筆記得到王子程的肯定,她的吃貨封印才能打開,誰讓吃人家的嘴短!

            逢到兩個人都是周末休息,那就是兩個人最開心的時候,吳畏會早早起床,收拾好一大包的零食玩具,然后下樓敲開王子程的家門蹭上一頓早飯!

            吳家爺爺早就勸說著王子程把家搬到了吳畏住所得樓下,方便他監督他照顧和吳畏學習!王子程堅持要給房租,吳畏也大大咧咧的收下,但是那些房租都化身為王子程衣柜的衣服,永遠不空的冰箱,還有周末一起出門的開心!

            他們周末固定都是去福利院做志愿者的!吳畏聽過王子程的故事,她沒有概念,因為她無法理解一群沒有父母關愛的孩子如何能夠生活!當第一次和王子程去福利院的時候,她震驚了,這里不僅有孤兒,還有許多因為身體差缺陷被遺棄在醫院,在垃圾桶,橋洞下的孩子,他們被好心人救起,然后送到福利院有的孩子唇腭裂,有的孩子先心病,有的孩子唐氏綜合癥,他們在這里得到很好的照顧,治病,讀書,成長!

            在這里,國家和福利院工作人員把這些孩子照顧得很好,平時還有很多像王子程和吳畏一樣的志愿者來陪伴孩子們,他們給孩子講故事,教他們畫畫,帶著他們做游戲!吳畏從第一次的無所適從到第二次的打成一團再到現在把這個當成最幸福的事情去期待,這樣的變化王子程看在眼里,她有時靜靜的抱著一個失明的小女孩給她講故事,她也很自然的給失禁的孩子清洗換褲子,她不嫌棄那些孩子把口水蹭到她漂亮的裙子上,她像一個大天使,帶著小天使穿梭在春天里,游走在童話中!每一刻都是那么美好,這已經不是那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家閨秀,也不是那個哭哭啼啼找爸爸媽媽的小女生,她是吳畏,堅強的吳畏,勇敢的吳畏!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