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轉學后,成為校霸的小祖宗

        正文卷 第三十五章 大意失荊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r2>r2時乖的圍棋技術并沒有太好,只是剛學那會,興趣比較濃,每天抓著別人陪她下,到學會了很多套路。

            如果想要下贏付水水,怕是有些難。

            她很清楚。

            所以當付水水吃掉她一顆子時,她抬起頭。

            “怎么?下不過我?”付水水揚起眉毛。

            時乖笑了一下,只是笑容冰冷,不達眼底。

            付水水被身邊的人保護的太好,所以她有一個挺大的弱點。

            “付水水,江誡知道了!睍r乖淡淡道。

            “什么?”

            時乖抬眼看她:“我說,江誡知道,你騙他的事情了!

            付水水眼里閃過慌張:“不可能,我今天早上去了徐家,他都沒問我!

            時乖兩指夾了顆棋子放下去,輕聲道:“他在同情你!

            付水水臉色一白,她捂著心臟:“你什么意思?”

            時乖下巴點著棋盤:“該你了!

            付水水慌慌張張地拿起一子放了下去。

            隨后時乖輕笑了一下:“你下錯位置了!

            給了她活命的機會。

            “你還沒回答我!备端乃硷@然已經不在比賽上了。

            時乖淡定的把棋子放下,然后收起被吃掉的幾顆棋子,才抬眼看她:“我說,他怕刺激到你,不敢說!

            “同情?”付水水哆嗦著唇。

            “該你了!

            付水水低著頭,腦中一片混亂。

            她以為,他們即使沒有愛情,也有青梅竹馬的情誼在,怎么會只有同情?

            江誡對她的好,全是同情?

            他是在,可憐她?

            她隨便下了一顆子下去。

            時乖輕搖頭:“你輸了!

            她的手指在一塊地方,平靜地敘述著這件事。

            付水水站了起來,眼中又驚又懼。

            時乖笑了笑,付水水啊,有一個挺大的弱點,好騙。

            她低著頭把棋子一顆顆放回棋簍:“騙你的,你看看,你多大意?”

            失了荊州了吧?

            付水水臉上突然出現恐懼,對面前這個姑娘的恐懼。

            她仿佛是地獄里出現的惡鬼,前來向她索命。

            “我我是不是哪里得罪過你?”

            棋子已經全部被時乖收了進去,只剩下縱橫交錯的棋盤。

            時乖抬眼看她,眼里不帶一絲情感:“既然多得了一次生命,就要好好珍惜它!

            “什么意思?”

            “我說,像騎馬這種運動,就不要參加了吧!睍r乖拿起書包,便轉身走出多功能室。

            即使下面還有比賽,她也不想再參加。

            她原本,只是為了來拿點利息。

            單文文正等在門外,見她出來向前兩步:“怎么樣,比完了?”

            “下面還有幾場,不想參加了!睍r乖唇色有些白,她背著書包,向外走去。

            單文文跟上她,小心翼翼地覷著她的臉色:“垃圾桶已經被保潔清理掉了啊!

            時乖抬頭看著有些陰暗的天:“嗯!

            她想了想,把手機掏出來,拆掉了上面的黑色吊墜。

            終究,還是沒舍得扔。

            只是塞進了口袋里。

            她要聽江誡親自解釋給她聽。

            江誡晚上便出現在錦繡小區里,這次,他沒有開著那輛酷炫的摩托車,而是換了輛黑色的越野車。

            車子是很貴的品牌,停在小區門口時,便引來許多人圍觀。

            時乖正坐在小區的秋千架上等著他。

            “今天去和水水比賽了?”江誡闊步走過來。

            時乖一抬頭,便看著他黑色的褲腳塞在棕色的馬丁靴內,指尖還掛著車鑰匙,整個人顯得腰窄腿長。

            “手機拿出來我看看!彼龥]有起身,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輕輕晃了晃秋千。

            江誡頓了一下,手慢慢伸進夾克衫的口袋,摸了一會也沒拿出來。

            “怎么了?”他蹲下身,單膝抵在地面上。

            “拿出來!睍r乖看著他的動作,越發面無表情。

            “寶寶”江誡垂下眼,低聲道,“對不起,吊墜被我弄丟了,我一直在找,接到你的電話才停下來”

            “怎么丟的?在什么地方丟的?”時乖盯著他,淡淡問道。

            江誡搖了搖頭:“昨天打電話時還在的,今天早上就發現不見了!

            他瘋得把整個徐家里外翻了兩遍,也沒有找到。

            時乖看著他可憐巴巴的樣子,抿了抿唇。

            卻見他抬起頭,眉毛慢慢皺起來:“你怎么會知道的?”

            呵!

            你還能想起來這點?

            時乖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她轉過臉,不想看這個蠢貨。

            江誡的手扶上她的膝蓋:“你知道在哪里,對不起?”

            “丟了就算了!

            “在哪里?”

            時乖回頭看他,眼神有些無奈,像看一個任性的孩子:“丟了就算了,我也不用了!

            她舉著自己的手機。

            卻看到江誡神色立刻冷下來。

            他沉著臉問:“誰許你拿下來的?”

            時乖簡直要被氣笑,她伸出手狠狠捏他的臉,直接臉完全變形,才停下來:“這事就這么過去了!

            江誡眼里浮現委屈:“這是你送我的第一個禮物!

            而且,還是情侶的。

            粉色的小吊墜,就像她一樣,可愛的要命。

            “我下次再送你!

            江誡沉默下去,過一會才說:“是付水水,對不對?”

            “你想做什么?”

            江誡咬著牙:“去找她要回來!”

            “不用了!

            “為什么?”

            “現在應該已經到垃圾站了吧?”時乖算了一下時間。

            江誡猛然站了起來,手里鑰匙叮當作響,他伸出手將時乖扯起來:“陪我去找!

            “哎,不用了,一個小玩意兒!

            只要不是他送給付水水的,就行。

            少年手掌用力,步子邁得很大,一把將她推進副駕的位置,然后鉆了進來。

            “江誡!”時乖著急地喊。

            少年充耳不聞,只是伏過身來幫她系上安全帶,然后快速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閉嘴!

            時乖又羞又怒,捂住嘴老實地坐在那里。

            江誡好笑地摸了摸她的頭發,然后啟動車子:“幫我打個電話給方陳!

            “你自己不會打?”時乖撇了撇嘴。

            “聽話!彼笫执蛑较,右手把她的手握過來。

            時乖抽了抽,沒抽動。

            她無語地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哎,小學霸,怎么了,找哥哥有事?”方陳的聲音從電話里響起。

            “你他媽是誰哥哥!”江誡驀然皺起眉頭,開口臭罵。

            方陳頓了一下,連忙苦著臉回:“哎喲我去,哥怎么是你啊,不是,你自己沒有手機啊,我以為”

            “少他媽廢話,下子再敢跟我姑娘這么說話,老子弄死你!”

            “江誡!”時乖晃他的手,“說重點!

            “幫老子去查公學的垃圾都運到哪里去了?”

            方陳以為自己聽錯了:“垃圾,什么垃圾?”

            “你他媽耳朵”江誡眉眼全是不耐煩。

            時乖連忙把手機的免提關掉,放在耳邊:“方陳,能不能麻煩你幫忙查一下,徐氏公學每天被收走的垃圾,都是運到哪里了,我丟了個東西!

            方陳在電話里說著什么。

            時乖不住地點頭:“嗯嗯,好,我知道,謝謝你啊!

            她掛掉電話,側頭看著江誡越來越冷的臉:“在城東垃圾處理站!

            車子一個急轉彎,調了個頭。

            “你別著急!睍r乖看著越來越快的車速。

            不過十分鐘車子便停在垃圾站外的停車場。

            從這里可以看到,里面幾輛垃圾運輸車,正在往里面傾倒著垃圾。

            “在這里等著!苯]拔下鑰匙,“格子里有牛奶,自己喝!

            “我陪你去!睍r乖解開安全帶。

            “臟!苯]丟下一個字,便下車鎖了車門。

            “江誡!”

            天氣從下午就開始陰沉,到現在,上方已經有了濃濃的黑霧。

            時乖推了推車門,被鎖住的車門紋絲不動。

            她抬眼看著那個高高的少年踩著焦急的步伐,扯住一個正在分揀的人說著什么。

            然后他從口袋里拿出一疊錢塞了過去,那人指了個車子,江誡便大步走了過去。

            擋風玻璃上有零星的雨點打下來,少年扶著車廂,跳了上去。

            車上是滿滿的生活垃圾。

            時乖坐在車里,一點臭味都聞不到,只有淡淡的草木香。

            雨點突然大了起來,啪啪地打在車窗上,風呼呼地吹動著車子。

            天色直接黑透,只剩下垃圾站的燈光。

            少年低著頭正仔細地扒垃著,遠遠地看去,能模糊地看到眉眼間的著急。

            時乖突然后悔了。

            她不該去質問江誡。

            她沒有完全相信他。

            她看著那個少年眼也不眨的在那堆臭氣熏天的垃圾堆中一點點地找,雨水砸落在他的身上,頭發很快便濕透。

            鼻尖上有亮晶晶的水滴掛在那里。

            她低低喊:“江誡”

            心驟然痛起來。

            “江誡!”她趴在擋風玻璃上,用力喊!皠e找了!”

            可是聲音卻只能回蕩在車廂內。

            車子里干干凈凈,什么東西都沒有。

            除了儲物箱中的兩盒牛奶。

            牛奶是她喜歡喝的牌子,一看就是特地為她準備的。

            心碎如絞。

            他這樣,讓她以后怎么辦?

            車里明明很溫暖,她卻感覺渾身冰冷。

            牙齒上下顫抖。

            雨水越來越大,像天漏了一個洞一樣,傾盆灑下來,擋風玻璃已經完全被雨水覆蓋。

            她只能看到那個黑色的身影在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雨水慢慢小了一些,她紅著眼看著那個少年站了起來,臉上掛著歡喜,向她揮著手里的粉色。

            然后他拿著吊墜在旁邊的水龍頭上沖洗了一下,又洗了洗手。

            似乎嫌棄手上和身上的臭味,皺了皺眉頭。

            很快,便向車里走來。

            門被打開,外面的冷空氣瞬間便沖進車里。

            時乖打了個寒顫,看著少年坐進來,眼里有著歡喜:“幸好還沒卸車!

            否則全部混到一起,找到的希望要渺茫了。

            話音剛落,時乖便撲了過去,緊緊地圈住他的脖子哭了起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