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懸絲詭偶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只完成一半的法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因為還要洗漱準備出門,所以我沒再給她回信,把手機扔到床上,就去洗手間里沖澡了。

            &;&;&;&;&;&;&;&;其實經常帶團,我最想做卻又舍不得的一件事就是把我這一頭長發剪短,每次出來光是洗頭吹頭,起碼就得花費我將近一個小時,特別麻煩,可次次帶的都是這種熱帶國家的團,不洗也不行,一天下來頭都油得一塌糊涂了。

            &;&;&;&;&;&;&;&;洗完頭吹干,我的房門就被敲響了,打開一看,張偉和阿平都等在門外。

            &;&;&;&;&;&;&;&;阿平穿得鮮艷無比,站在一身黑色t恤黑色短褲的張偉旁邊,看起來跟朵花兒似的,讓我不禁打了個激靈。

            &;&;&;&;&;&;&;&;“準備好了沒有呀,圓子!卑⑵酱叽俚。

            &;&;&;&;&;&;&;&;我用手腕上的皮筋把頭發扎成一個低丸子,嘴里應著好啦好啦,順手拔下房卡就出門了。

            &;&;&;&;&;&;&;&;來到p雄家,還是阿成來開的門,他老婆還沒有回來,也不知道是去哪兒旅游了,我心說p雄也真是不容易,養這么多老婆,估計隨便出去旅趟游,他就得多賣兩三尊陰牌了。

            &;&;&;&;&;&;&;&;這次,p雄沒有在那個小房間里等我們,而是讓阿成把我們帶到了別墅的小說廳里。

            &;&;&;&;&;&;&;&;我還是第一次有此殊榮進到他這個大小說廳,里面是歐式豪裝,乳白色的真皮沙發三件套,大的那個足足坐五六個人都綽綽有余。

            &;&;&;&;&;&;&;&;挑高的天花板上吊下來一個超大的水晶燈,上面掛著一串串水晶流蘇,在燈光的照射下璀璨閃爍著光芒,甚是好看。

            &;&;&;&;&;&;&;&;p雄坐在其中一個單人沙發上,他又瘦又矮的身軀在那沙發里顯得更加迷你,像是小朋友坐在大人的座位上一樣。

            &;&;&;&;&;&;&;&;他手中拿著一個水晶威士忌杯,里面裝著一顆球冰和半杯淺棕色液體。他的手輕微晃動,里面的液體也泛著好看的波紋。

            &;&;&;&;&;&;&;&;見我們來了,他伸手邀請我們在大沙發上入座,然后吩咐阿成給我們也各倒一杯酒。

            &;&;&;&;&;&;&;&;他家的酒我可不敢喝,便開門見山問他:“酒就不喝了,這會兒還是大白天呢,我們過來就是想問問昨天那場法事成功了沒有,現在是個什么情況?”&;&;&;&;p雄呵呵笑著,輕啜了一口杯中的酒,說:“什么情況,你不知道嗎?”

            &;&;&;&;&;&;&;&;我被他說蒙了,反問他我知道什么呀?

            &;&;&;&;&;&;&;&;“你不是和我們一起去的嗎?怎么,你也想不起來了?”p雄抬起一邊眉毛斜睨著我,笑道。

            &;&;&;&;&;&;&;&;我歪著腦袋回想了一下,說:“我是跟你們一起去的,可你也沒讓我進那間屋子呀,我也沒看到你們施法的全過程!

            &;&;&;&;&;&;&;&;張偉是什么都想不起來了,看我們一來二去的打著啞謎,不由有些心急,把雙手合十置于胸前,像拜佛求仙似的對著p雄邊拜邊問。

            &;&;&;&;&;&;&;&;他還是不習慣稱呼阿贊,而是說:“師父,您就給句實在話,我媽到底怎么樣了?咱們這法事到底做成了沒有呀?”

            &;&;&;&;&;&;&;&;p雄這才把目光轉到張偉身上,他伸出手,像皇帝讓眾臣平身那樣,手心朝下壓了壓,示意讓張偉先把手放下來。

            &;&;&;&;&;&;&;&;張偉合十的手終于放下,卻緊緊交握在一起來回摩擦,顯得極為緊張,我坐在他旁邊,見他太陽穴上的汗珠都在不停地往下滑落。

            &;&;&;&;&;&;&;&;p雄說:“成算是成了,但是和你要求的有點出入,因為特殊原因,最后只能給你媽媽續一年壽命!

            &;&;&;&;&;&;&;&;“特殊原因?什么原因?”張偉身體前傾,屁股也往前挪了挪,迫切地問道。

            &;&;&;&;&;&;&;&;“呵呵,這個就是天機了!眕雄故作高深地說道。

            &;&;&;&;&;&;&;&;張偉抹了把臉,把阿成倒的酒一飲而盡,然后拿著空杯在手里轉過來轉過去的,最后似是認命了一般苦澀地說:“一年就一年吧,師父,不管怎么說,還是感謝您的續命之恩啊!

            &;&;&;&;&;&;&;&;p雄沒小說套,繼續保持他的招牌微笑看著張偉,我隱隱覺得,他眼神里有種復雜的意味,似是惋惜,又或者抱歉?

            &;&;&;&;&;&;&;&;不可能!我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一定是我眼花了,p雄怎么可能會覺得抱歉呢?他的腦子里根本就沒有這種細胞,如果說抱歉,他也只是很抱歉自己只能收一半的錢罷了。

            &;&;&;&;&;&;&;&;對了,我突然想到他似乎根本沒報過價呀?!

            &;&;&;&;&;&;&;&;還沒等我提出來,張偉就問:“那,師父,您看我是把錢直接轉給您,還是......”

            &;&;&;&;&;&;&;&;“都可以,刷卡也行啊,阿成,你去拿pos機過來!眕雄擺擺手,一副“這都不是事兒”的模樣。

            &;&;&;&;&;&;&;&;我有些錯愕,看他們這說法,這是早早就談過價錢了?我怎么一點兒都不知情呢?

            &;&;&;&;&;&;&;&;看到張偉順從地拿出一張銀行卡,在阿成遞過來的移動pos機上一刷,隨即按下了幾個數字,我趕緊別過臉不再去看,之后呲啦一聲,聽到小票被打印出來的聲音,我這才轉回頭。

            &;&;&;&;&;&;&;&;說句不該說的,此時我心里多少有些犯膈應,跟p雄說好了我們倆是合作關系,可他卻越過我直接跟小說人報了價,而且還把我蒙在鼓里,怎么,他這是不打算把這個業績算到那三千萬里嗎?不止如此,還有他應該分我的那份,如果說我一點兒也不在乎那些錢的話,也未免太扯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p雄直接讓阿成把張偉簽過字的那張小票遞給我,說:“領隊呀,這個賬單先放在你那邊做憑證,之后如果張先生發現法事有問題,可以來找你哦!

            &;&;&;&;&;&;&;&;看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了他這個黑衣阿贊之腹了,接過小票朝他點點頭,然后我拉開自己大包上的拉鏈,在把小票裝進去之前,順勢掃了一眼上面的數字。

            &;&;&;&;&;&;&;&;我去!

            &;&;&;&;&;&;&;&;我驚愕地看向p雄,心想您可真敢開這個口!

            &;&;&;&;&;&;&;&;其實我也只看到了開頭數字,是個五,后面跟著一連串零,因為時間緊迫,我沒能數清楚一共有幾個零,但是憑感覺,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五十萬。

            &;&;&;&;&;&;&;&;一百萬軟妹幣,又搭上自己五年的壽命,來換取他母親再多活一年,這代價聽起來著實有些不可思議。

            &;&;&;&;&;&;&;&;然而當我設身處地的站在他的立場上時,我竟然覺得非常值得,人的生命本就是無價的,遑論這還是生他養他的母親,不管五年十年,或者即便只有一年半載,張偉始終還是用他的孝心爭取到了更多他母親的陪伴。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