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筆趣閣 -> 網游動漫 -> 一胎三寶:神醫娘親腹黑爹

        正文卷 第240章 莊周夢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r2>r2“這個妖女!”

            天和帝揉碎了探子呈上的小紙條,急火攻心,抓起榻上的矮幾,連帶那上面的茶具糕點一并扔了出去。

            陶瓷摔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跟前伺候的幾個太監雙腳一軟,齊刷刷跪倒在地,沒有一個敢出聲。

            “有點能耐……”

            天和帝嘀咕著,忽然放聲大笑,把塌旁的花瓶拎起來抱在懷里,自言自語起來。

            “活菩薩,大善人。今日這謝卿云救個人,全城百姓便紛紛效仿,學著她樂善好施,明日她謝卿云朝朕的宮墻上丟一塊石頭,全天下的百姓是不是就要揭竿而起,燒了朕的龍椅?”

            他拍了拍花瓶飽滿的肚子,側耳傾聽等待回應,等了又等,殿內仍是沒有半點聲音。

            天和帝轉過身,視線從跪成一排的幾個太監身上逐個掃過,慢悠悠地走過去,把花瓶擱在其中一人的頭頂。

            “朕問你們話呢,他們是不是要燒了朕的龍椅?”

            無人敢作答。

            天和帝抬起花瓶,一字一句地吼道“是不是、要燒了、朕的、龍椅?!”吼完便狠狠地朝那個太監的頭上砸去。

            花瓶碎了,太監死了,天和帝的情緒也平復了下來。他拍掉身上的碎瓷屑,輕聲念叨著“得想個法子,朕得想個法子”,背著手慢悠悠地踱步離開。

            ……

            那些遺民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在謝卿云盡心盡力的救治下逐個恢復了健康?祻偷牟∪嗽趯W習了相關的病理知識后,加入到熬藥、打雜的隊伍中來,給千金堂和謝卿云減輕了不小的壓力。

            這段日子謝卿云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呆在藥堂里,忙起來連飯都顧不上吃,即便如此,還是堅持每晚回到夜王府陪陪孩子。

            小桃桃知道娘親辛苦,夜里為她捏捏肩捶捶背,讓謝卿云心里比吃了蜜都甜。夜宏和夜政兄弟一向懂事,每日向她問過早晚安,匯報過功課,便不再黏著她,留給她空間來休息。

            唯有夜冥,總在她回府時尾隨其后,問一些“吃了嗎”、“吃得可好”、“累不累”這些沒有營養的問題。

            “我說你,就沒有事情要做嗎?跟在我后面干什么?”

            夜冥蹙起煙眉,答非所問道“你沒有休息好。也瘦了!

            謝卿云揉了揉自己的臉,不覺得自己有瘦到肉眼可辨的地步,打了個哈欠道“如果不是要停下來跟你說話,我都已經躺在床上了!

            說完這話,見夜冥抿了一下嘴,似乎有點自責又有點委屈的樣子,謝卿云心里也有些過意不去。

            畢竟人家也是關心自己,自己表現得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她不好就這么丟下夜冥回屋,可也不知道跟他說些什么好,正糾結著,夜冥再度開了口。

            “我安排人去臨城聘請幾個醫術高明的人來,明日到你藥堂,聽候你的差遣!

            謝卿云一聽,連忙抬手打住他。

            “別!千萬別!我已經把最忙的時候熬過去了,你找他們來,藥堂又沒那么多活兒要干,白養閑人不說,還耽誤其他城鎮的患者看病。千萬別!”

            夜冥看著她,似乎不太理解,稍作猶豫之后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之后辦學堂,不正是用人之際嗎?”

            “辦學堂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這件事她雖然思量已久,卻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過。難不成夜冥聽得城里的一些傳言,便信以為真了?

            夜冥微微一笑,生動的表情讓那張可謂是傾國傾城的臉更加明艷動人,看得謝卿云一時分神。

            繼而他說“辦學堂,富家子弟付費入學,收利;教導百姓行善養生,收名。名利雙收,天下歸心,百利而無一害,這種事,你肯定會做!

            夜冥的這一番話,說得謝卿云兩耳發燒,心頭直跳。

            她本以為夜冥派人到別的城鎮為自己抓醫生來當壯丁,是大男子主義作祟下的自作主張和沾沾自喜,沒想到夜冥連自己的后招都看得如此透徹。

            按理說,被夜冥這樣城府深、手段狠的男人看透自己的心思,她本該緊張防備才對?墒撬谋灸軈s為此雀躍,渾身的血液都激動不已。

            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它不似俞伯牙與鐘子期的高山流水遇知音,也不同于管仲與鮑叔牙的“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它更像是……更像是……

            金風吹來的桂花的香氣,也吹來了謝卿云渴望的答案。

            對,它更像是莊周夢蝶。

            謝卿云莞爾一笑,對上夜冥那雙飽含傾慕的眼睛。

            “你還少說一點,辦起學堂,便能給井王村的遺民們提供一個落腳之處,以及糊口的生計!

            又一陣風吹來,吹開了夜冥的表情,讓那張風姿卓絕的臉像怒放的花中之王,艷壓群芳。

            當謝卿云望進那雙鑲嵌在這張明艷動人的臉上的眼睛,從中與自己的雙眼對視時,她更是分不清,究竟是自己變成了夜冥,而夜冥變成了自己?

            他們的視線糾纏在花香中,靈魂彼此吸引,就在二人忘我地放任自己靠近對方時,不遠處的一聲響動,讓他們驚醒過來,謝卿云迅速后退一步,拉開了距離。

            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三個小鬼頭。

            看著夜冥的臉像曇花一樣瞬間開敗,又被失落和遺憾淹沒,謝卿云禁不住笑出聲來。

            “這樣好了,我接受你的安排!

            夜冥聞言眼前一亮,坦率的表露竟讓謝卿云覺得有幾分可愛。

            “不過,既然人是為我工作的,月錢由我出。待我確定了人員數目、醫術水平和月錢標準,我自會通知你!

            夜冥定定地看著他,似乎做了一番掙扎才開口問道“一家人,還分什么你我!

            唉,舊時代的男人……

            謝卿云心里嘆了口氣,她并不指望夜冥能理解自己這么做的原因,不過看在他今天還挺可愛的份兒上,還是給他個甜棗吃吧。

            “怎么?你還想把我的財產劃到‘你的’里面去?你給我記住了,我的是我的,你的還是我的,以后,這些都是那三個還在偷聽的小鬼頭們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级毛片试看三分钟,瑜伽女教师精油按摩HD,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视频

        <sub id="rz99r"></sub>
        <form id="rz99r"></form>

          <address id="rz99r"><nobr id="rz99r"><meter id="rz99r"></meter></nobr></address>